兩年前,中國國務院頒佈「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規劃綱要」,揚言要在2020年部署好中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社會信用系統」,以「打造證實守信的經濟社會環境」。阿里巴巴、騰訊、新浪三間中國互聯網巨頭企業,配合國家需要,分別建立芝麻信用、騰訊信用、微博信用,其中以阿里巴巴旗下螞蟻金服的芝麻信用為最有名。

這些社會信用系統,把中國人日常生活在電子平台的交易買賣資料、和每個人在網上平台與朋友的通訊記錄,巨細無遺的通過大數據庫記錄在案,詳細分析後,便給每個中國人和企業一個「信用積分」。得分越高,借貸、找工作、申請出國簽證等等也自然無往而不利;得分低的中國人,對不起,中國是一個褒揚誠信、懲戒失信的公平社會,請爭取提升閣下的信用評分,否則向銀行借錢當然可以免問,僱主也不會聘用失信之徒,到窮途末路的時候想逃離中國,也可能因為信用分太低,拿個簽證都會有困難。

60年前,美國的銀行每次審批貸款時,要慢慢研究客戶的紀錄,再決定是否批出借貸,太費時失事,所以有美國人發明了信用評分這個玩意,把每個人的借貸紀錄轉化成一個分數,借錢給這個美國人風險是否太大?一看信用評分便一目了然。中國人創意無限,把美帝半個世紀前發明的玩意,發揚光大。其中建立芝麻信用的阿里巴巴,一位姓李的科技總監對中國財新網不諱言,個人的購物習慣會影響到信用積分。一天到黑都在網上買分打機?那一定是個廢青無疑,必須扣分。會定期買尿片?那大概是個負責任的家長,可以加分。另一位姓鄧的總監說,如果一個人的朋友圈都很高信用,大家有錢銀往來,那麼此人也應該比較可靠了。

如何提高自己的信用分?其中一個最直接的辦法,把低分的朋友踢出自己網上的朋友圈。他們為什麼會低分?其中一個原因,是他們在網上散播謠言。譬如天津大爆炸明明只有百多人不幸身亡,但是如果故意挑戰官方新聞資訊,在網上舉證硬說死亡人數不下十倍,便是造謠生事,此等人物豈能不失信於社會?統統要扣分。和這些人疏遠可以加分,不用官方證實或否認,到系統全面實施時,會是中國人的常識。

中國人愛炫耀,亦不像西方人麻麻煩煩的糾纏於個人隱私,芝麻信用推出不到兩年,已經有上億中國人在社交網站把自己的信用積分公開。不想公開自己的信用分?中國人不會覺得是私隱問題,只會覺得此人一定是低分所以不想獻醜。很快中國人都會知道對方的信用分,這個分數比上世紀50年代的右派帽子更加好用:信用分的高低不是一刀切,分數由350到950,大家亦知道如何爭取更高分數,比較「客觀公平」。

去年中國國務院由總理李克強宣佈,要在中國大力推行「互聯網+」,亦即把傳統各行各業連上互聯網平台,提升經濟效益。這個大計的最終結果,會令街邊賣菜的阿毛都不得不上網交易。到時候,十三億中國人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哪可能逃過黨中央的法眼?以往共產黨要硬銷什麼政治思想,需要在全中國動員宣傳,中國人不論男女老幼,會被召集到工作單位、學校、黨機關等,由各級黨委書記、部長指導學習黨中央的最高訓示。群眾開N次會議互相審視,大家是否明白箇中內容,會不會全心全意身體力行等等。2020年後,黨中央要思想教育國民,建構和諧社會,比以前更加輕而易舉。不想得失身邊的親人朋友,乖乖的閉嘴,不要和社會主旋律唱反調。不過這也可能不夠,因為連花錢也可能要看黨中央的臉色;譬如當黨中央一聲令下要刺激內需,不想被無辜扣分,就最好不要上網越洋買外國貨了。

在共產黨治下長大的中國人,對於政治思想審查、個人行為規範,習以為常。中國快將建立人人互信的美好新世界,政治白癡的香港人,受外國勢力荼毒太久,對同胞事事看不過眼,也不容指手畫腳、說三道四。因為中港融合乃大勢所趨,這個人人互信的美好新世界,也必將降臨於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