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9 為求連任,先杜撰政績「上任後更少人談『地產霸權』」,再於「創科博覽 2016」開幕禮上說:「中國的地位決定了香港人的地位」。

作為香港行政長官,竟踐踏港人自信和尊嚴,共匪奴才品性昭然若揭,什麼「港人治港」全屬哄騙話,赤共殖民香港才是實情。還有,中共祖師爺毛澤東早於《矛盾論》中區分「主要矛盾」及「次要矛盾」,當下的「主要矛盾」可在日後轉化成「次要矛盾」,反之亦然。少人談「地產霸權」,只反映「港中區隔」更形迫切,「地產霸權」降落為「次要矛盾」,非 689 已有效將之解決。

往日因誤信 689 而釀成「八萬五」災難的老懵董,也絲毫不懂汲取歷史教訓,高調挺梁之餘,更發表「孤島論」:「今日香港需要的是融入世界潮流,融入國家的戰略,而不是成為孤島,與外間隔絕。」

「東講西讀」駁得好:「真有趣,香港本是聯繫全球之地,如今董建華卻叫香港融入一個『冇朋友』的孤島國家。『要融入孤島,不要做孤島』這種天外邏輯,只有他才想得到。」愚昧無知背後,乃赤裸裸的奴才心態作祟。有傳 689 是老懵董門生,信哉斯言。《成報》日批夜批「新四人幫」搞亂香港,老懵董難保不是當中第四人。

上有賣港政客,下有無恥教員。聖公會牧愛小學不只多年推行普教中,且用簡體字文章《偉大的媽媽》作教材。

普通話為北方胡語,乃唐末五代下歷宋元,粟特人、契丹人、女真人、蒙古人蹂躪華夏文化之鐵證;廣東「粵語」才最接近唐人口音,為華夏語言之正宗。至於簡體字,是中共方便文盲而創設,完全違反「六書」造字原則 (即象形、指事、會意、形聲、轉注、假借)。

盧斯達說:「普教中不是教中文,而是政治教育,剝奪香港人的母語,以胡音殘字取代。」港共陰謀令香港下一代變成文盲,可惜不少教員 (他們並非教師,而是教員,教師有師德、講道義,教員僅著重眼前利益) 仍然埋沒良知,選擇做幫兇!

「九二八」快將到來,兩年前聲嘶力竭、佔領街頭,如今換來「匪,全部都係匪」,教人感慨。毓民要求本土派支持者自製賣港「甲級戰犯」、「乙級戰犯」名單,他朝一個都不放過,這或許是我們備受無力感折磨下唯一可以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