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少本土派支持者 (包括筆者在內) 皆喜歡閲讀李怡先生的文章。然而,李近日在「世道人生」專欄發表的《自主意識的敵人》和《理想與現實》,文中觀點頗值商榷,不脫「泛民」寫手氣味。

《自主意識的敵人》最尾如是說:「在選舉論壇上一再表示不贊成港獨的陳云根,在選後說『永續基本法』就是『貨真價實的港獨』。他的前言後語令人莫測高深。」

其實,緊貼「熱普城」選舉文宣的人都知道,現時《基本法》部份條文已有效保障香港作為一個準國家 (97 主權移交前英治香港是一個準國家)。中英談判期間,英國積極爭取將不少有利香港維持準國家形態的條文寫入《基本法》中,如香港能夠自己發行貨幣、香港可以獨立身份參加國際組織及比賽等。

儘管《基本法》同時含中共用以蠶食香港的惡法,通過去蕪存菁的修憲程序,再藉公投讓其獲得民意授權,新《基本法》未嘗不可令香港恢復舊時準國家規模。

因準國家距離獨立共和國尚有一步之遙,故陳雲認主張「香港建國」而不認「搞港獨」。可是,締造一個完全自主、與中共河水不犯井水的城邦國度,在中共眼裡,還不是「港獨」?「貨真價實的港獨」乃就此而言。「永續基本法」是指:透過修憲、公投令現時充滿漏洞的《基本法》重獲新生命,成為真正香港憲法。

李怡先生質疑陳雲前言不對後語,講法自相矛盾,敢問李果真透徹了解陳之主張?不求甚解,強不知以為知,已失評論人應有的認真。還要出言冷嘲,這與「泛民」譏諷陳「未食藥」何以異?

《自》文接著說:「無須思考,認定了一個派別就死跟,一味黨同伐異,這種『派性』正是扼殺香港自主意識的敵人。」

對不起,如上所述,「熱普城」具備論述基礎。彼不認同一回事,不能說其支持者全沒經過思考,一味死跟。至於黨同伐異,戴耀庭雷動計劃鼓吹「棄黃保游」、陳健民在面書留言「除了梁振英下台外,有乜嘢比黃毓民落選,亡國興陣亡更令人興奮?」,也是黨派性之顯現,厚此薄彼,太不公允。

假如《自》文隱約反映李怡先生與「泛民」有類似口吻、袒護「泛民」,《理想與現實》則徹底曝露李與「泛民」一樣「離地」,對赤化日亟懵然不知!

本土派有人提出「焦土戰」,贊成 689 連任多於雙曾,票投建制派都不投「泛民」,原因在於:中共殖民速度太快,香港土生土長人士將變「少數民族」,必須置之死地而後生,不能繼續溫水煮蛙。

觀乎街上有港孩嘲笑父母普通話發音,土瓜灣有小學用簡體字文章教中文,主張「焦土戰」的人的憂慮未嘗無理。

李怡先生強行把「焦土戰」想法視為「政治的虛無主義和左傾幼稚病」,批評其「顛覆了正常人的是非和道德觀念……即使成功革命改變體制,社會付出的道德代價都會永劫不復。」一來未能體諒提出「焦土戰」的人的苦心,二來是非道德觀念真的比民族存亡更重要?筆者不以為然。

當下香港沉淪可謂史無前例,我們不能再等什麼漸進改變,必須大破大立!李是老一輩人,囿於道德枷鎖及不好激進,「寫着本土派的事情,偏偏說着『泛民』的話」(引自網民評論),委實教人惋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