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格爾曾經稱許君主立憲制為現代社會的進步;然而,他所言的君主立憲制與我等今日所理解的君主立憲制相去甚遠;因為黑格爾所說的君主立憲制下,君主依然擁有最終的決定權,以統合一個國家內的所有主權,形成一個國家。黑格爾的君主立憲思想後來就在德意志帝國得到實踐:尤其是「君主擁有最終決定權」以及「君主為國家象徵」的思想。可是,今日西方民主國家流行的君主立憲制,大都是虛君共和,君主只具禮儀功能,不會行使任何實權。不過,今日的君主即使沒有「最終決定權」,卻依然具有代表國家與文化精神的功能,例如在英國,英女王就依然繼續是國家的象徵。

英國的君主絕對無「最終決定權」。由於英格蘭國教在法律上依然是英格蘭聖公會,而英女王是英格蘭聖公會名義上的最高領導人,所以英女王的身份充滿聖公宗禮儀的色彩。英國實行議會制,國會分上議院及下議院,上議院由君主委任,部分議席為貴族世襲,沒有實權,只有諮詢性質,而下議院則由全國人民直選,下議院之多數黨組成內閣,由首相領導,內閣成為國家的最高行政機關。
image01

雖然英國的君主並無實權,但是英國君主立憲制當中的君主卻擔當著一定程度上「統合國家」、「建立主權」的功能。雖然英女王沒有黑格爾主張的最終決定權,但是英女王確實是整個英國國家的象徵。英國政府稱之為「女王陛下政府」,海軍稱之為「皇家海軍」,英國國歌為「天佑女王」,英國君主透過其禮儀的功能,將國家凝聚一起,成為國家主權之象徵。成功的君主立憲制能夠令國家政局相對的穩定。

與英國君主立憲制相反,在德意志帝國中,皇帝掌握實權,為最終決定者;首相由皇帝委任,兼任國會議長,然而首相無須向國會負責,只須向皇帝負責。此外,國會實行兩院制,分成聯邦議會(由邦聯各州代表;德意志帝國在憲法上稱之為實行邦聯制,然而卻設聯邦議會,並且高度中央集權,原諸候國君主並無實權,實為聯邦制)和帝國議會(由全國所有25歲或以上的男性公民選舉產生)組成,然而帝國議會的議案必須得到聯邦議會通過才可實行。

image00
到底君主有實權還是無實權的君主立憲制比較好?若由君主立憲制以穩定政局以及維持國家文化承傳的考慮出發,似乎是沒有實權比較好。根據歷史經驗,德意志帝國、日本、沙俄這一類威權的君主立憲制都不長久。當君主插手施政之事,人民對施政不滿就容易由對首相身上轉移至到君主身上,令君主失去其威信。由於公民意識的普及,當君主施政失當卻無法推翻君主時,人民就會質疑整個君主制度,於是把君主制推翻。相反,一個沒有實權或者不行使實權的君主,就可以避開政治的渾水,自命清高,只要會說話、會做公關,就可以建立聲望,以德服人。當到關鍵的時候,只要你說半句人話,或者隨便插手做一件小事,也可以贏得很大的掌聲,甚至在政壇保留無形的影響力。以馬來西亞柔佛蘇丹依布拉欣·依斯邁為例,刻意與貪污的國陣中央政府對著幹,取消了柔佛州的消費稅;其大兒子王儲東姑依斯邁更時常公開批評國陣政府,贏得人民的掌聲,政治影響力就輕易地展示出來了。不過說起「過問政治」,泰王拉瑪九世就厲害得多;他從來不做政治評論員,而是直接做政治裁判官。泰國自九十年代以來,黨爭、示威甚至政變不斷,卻依然未有爆發大規模內戰,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拉瑪九世的政治手腕。每次出現政變,他透過自己的聲望和威信去處理:委任臨時首相,安排軍方交出權力,以及重新舉行大選。泰王拉瑪九世並非天天干預政治,而是到了關鍵時刻才出手解決政治問題,令泰國盡可能穩定下來。

可惜華人社會似乎看不通英式君主立憲的智慧,卻迷戀一戰前的德國式和二戰前的日本式君主立憲,只是想著為皇權披上憲政的外衣,而未想過如何以虛權換實權。你愈是要抓緊權力,你就愈易失去權力。反之,你若願意放手,有一天權力就會忽然自己溜到你手上。這一套智慧,泰國學會了,馬來西亞學會了,華人社會卻一直學不懂,造成今日淪為共和國的慘況。不過,受過英國教育的香港人,又有幾多人學會英式君主立憲制的精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