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家之後,四周都再沒有傳統街市,只有領展商場。在政治宅的眼中,領展是一個大財團瘋狂加租壓榨小商戶的大奸商的大財團,可是,村民真的不在乎。

一天,我走進新居附近的商場,起初我並沒有留意到它是領展商場。一走進去地下的街市,一股冷氣便包圍著我,旁邊便有雙層的手推車,它的地磚與傳統街市無異,地下沒有漬水,十分乾爽。一檔檔不同的檔口,有賣菜的、有賣水產的、有賣肉類的、有賣乾貨的,分門別類,這個有冷氣的傳統街市裝潢得美侖美奐。不過,它比傳統街市少了自由度,而且有個手推車,弄得通道水泄不通,感覺只是把不同檔口塞在一個冷氣房裡。

去到一間藥房的時候,那個老闆很會聊,他在說很多對香港的感受,「今非昔比了,這一代人比較難熬,我們那時會談發達,今日?買到樓已經很好了,所有東西都很貴。」我媽回應「這個街市很不錯啊!很舒服,賣的種類多不勝數。」「太太,你有所不知了,你們行得舒服,但我的生意很難做啊,租金很昂貴呢!」

寒暄一番便走了。租金貴?但我還是買到我需要的,無關係吧?

二樓則是一些連鎖店鋪,萬寧、日本城、Baleno等,可能因為居住地點較偏遠,所以我和我的家人都對這個冷氣商場讚不絕口,不用擔心無東西買。走畢整個商場之後,我才意會到這個是領展商場。

坦白說,雖然一個有冷氣的傳統街市很奇怪,但我很喜歡這個商場,我認為現代人/城市人是需要現代街市的,例如AEON、一田的那種,我實在很討厭傳統街市的濕漉漉和炎熱。領展把街市現代化起來,對家庭主婦而言,實在是一個天堂。錯的,只是新自由主義下的領展,陳雲老師對新自由主義有很多論述,我引述陳雲在2016年2月25日的一個FB post其一個部份

「香港在九十年代之後鼓吹新自由主義,期間,港府出賣了地鐵(MTR)公司、房屋署商場(由領匯/領展公司託管)、合併了九廣鐵路……大型基本建設的公私交付(BOT私人興建及營業之後交回政府,賺夠錢之後將爛攤子交回政府,例如西區海底隧道和柴灣青年中心及叫停了的尖沙咀星光大道),這些都是惡名昭彰的例子。這些委託公司及外判公司,可以行使政府的公權力,卻不必接受監察(因為外判的程序將監察稀釋得無影無踪),外判公司甚至可以聘請城管毆打市民!現在甚至政府街市都外判予管理公司。當中,泛民在立法會全力為這些決議護航!」

我十分認同陳雲老師的說法,無補充,我討厭新自由主義,外判公司利用政府的公權力拿最大的利益,但它對於很多主婦而言,新自由主義下外判公司如何剝削商戶並不重要,他們還是很enjoy在領展街市買餸的。

這是我行街市感受到的一大無力感。離開領展,對面就是新自由主義下的港鐵,很無奈,彷彿就是要永遠就活在這個主義下,萬劫不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