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局宣佈在九月二十八日開始就初中中國歷史科與初中歷史科的課程大綱改革作諮詢,並指出目前歷史科面對過於著重政治史和亞洲史,希望可以加入美國史或伊斯蘭歷史的內容,而中國歷史科希望可以更為略遠詳近。筆者對加入更多內容表示歡迎,因為這可以開拓中學生的史野。但改革聲音一出後有人認為改革希望消弭香港族群主體。因此筆者希望透過分析教科書中華史觀和提出建議對抗之。

中國歷史科的主體是文化中國

要了解現存的中國歷史科如何消滅香港族群的獨有主體性,必先了解中國史科的設計本意和主體。中國歷史科的課程綱要中的課程目標中已指出,要建立中華民族的認同和歸屬感。另外要對中國、中華文化、中華民族等概念有更多的認識,因此中國歷史科明顯希望提升學子對[中國人]身份的認同。

而教育局所指的[中國]到底有什麼內涵?簡單而言教育局形塑的是文化中國、歷史中國。一個以漢族為中心的和儒家思想作為其文化紐帶的中國。在整個教育局的中國歷史論述中,是以夏商周為華夏文明的起點,其後不斷治亂興衰、朝代更替作為發展主軸。當中中國是一元的、統一的,而不是學界所指出中國可能是多元一體,或本身是多元的觀點。即使有提及外來族群走進中華民族,但其重心仍然放在以漢族為重心的中華民族。

同時,中國歷史科強調儒家價值在中國的影響和其正面作用。在教授春秋戰國歷史時,百家爭鳴中儒家往往獲得篇幅最多,同時在西漢董仲舒罷黜百家,獨尊儒術後整個政治史論述均是以儒家作為其核心思想。此後儒家文化一直在中國歷史中間歇的出現。

不過,中國歷史科不會把[中國]這個概念加入政治因素,尤其對新中國批判可見一斑。中國歷史教程中對新中國的討論集中在一連串的政治運動。反右運動、大躍進、文化大革命等。而評價也是相當負面,例如是破獲經濟發展和傳統文化等。

以上史觀其實沿自錢穆《國史大綱》與孫國棟的《中國通史》。而採用錢、孫等人的[文化中國]史觀也是與港英時代希望迴避國共兩派在史觀上爭論,與國學南傳,文人希望保存國故有關。但這種史觀變成了大統一宣傳機器。

文化中華史觀下的奇怪論調

在大中華統一史觀下,由於中國是歷史本位,而這個中國所包括的是地理上的十八省,民族上漢、滿、蒙、回、藏,所形成的多元一體。因此統一自然是好事、喜事。在歷史教科書中開國君王的功績往往是統一中國,而統一過程中所滅掉的外族、少數族群往往不會視之為侵略。例如秦始皇派屠睢南下平百越,漢武帝北伐匈奴等。

而相反分裂狀態會變成缺失。中學初中中史對五代十國、南北朝、春秋戰國、軍閥混戰的描述均是戰亂頻生、經濟崩潰、民不聊生。而對於分裂時期的自由,各族群的彈性更大的論點便鮮有描述。即使戰國分裂後秦統一,教科書還會析論六國人民希望統一。

最終統一、大帝國會變成美好的事物,分裂,小國寡民卻是罪惡的來源。統一在文化中國史觀下變成具道德意義的產物。在這一個論調下所有主張分裂、聯邦、中國解體的論述均會視作[大逆不道]。

香港的地位是中國的附隨物

文化中國史觀的結果,自然是香港主體性的消失。而作為香港人教育局是如何處理香港史﹖教育局的課程綱要中的目標其實也希望教師教授香港史,但只是希望培養鄉土意識和情懷。課綱寫道:

認識本土歷史有助提高學生對本科的學習興趣,以建立鄉土感情和民族認同感。

由此足見香港的本土情懷只是屬於地方性的鄉土情懷,等同中國人所認同自己的家鄉一樣。

而在教學操作上,更指出不可以因為過份教授香港史而忽略中國史,只可以在不妨礙進度下教授香港史作補充。課綱中指出:

本綱要在課程內容及附錄的香港史事年表中列述了部分相關的香港史…….教師可因應需要,作出補充,不過,教師須注意教學時間的編排,不要因此影響本科其他課題的教學。

在以上的操作下,香港史只是中國史下的附庸。而香港史的內容上也是作為中國的附隨物存在。香港史事年表所列的史事均是與中國有關,同時也列出了相關課題讓人連結中國與香港關係。例如秦南下平百越,設南海群。近代更是只有省港大罷工、香港經濟轉型與香港回歸。反而香港獨立於中國的歷史卻鮮有提及。例如香港在英國殖民發展下的政治發展,香港在抗日戰爭時加藉兵團保衛香港。

香港雖然因為地緣和歷史問題一直在發展上深受中國因素影響。但在文化中國史觀下中國和香港基本上是一脈相承。香港無論如何也不能脫離中國本位成為獨立的歷史個體。但按香港歷史研究者徐承恩先生說法,香港和中原本身具嶺南文化、中原文化,海洋文明和大陸文明的分野,因此兩者有所不同。即使不認同徐承恩先生的說法,在香港成為英國殖民地後,香港與中國走上了不同的歷史道路。因此香港中國一脈相承說法抹殺香港歷史主體的可能。

建立本土史觀 以香港為本位

作為本土主義者,在建構香港族群上必然要透過書寫一套與中國中心史觀不同的歷史。因此本土主義者如本土關注組等除了向學生等灌輸香港未來面對2047二次前途問題外,更要上塑歷史源流。帶進以香港為主體的本土史觀。這樣學生的才會有與教科書不同的歷史感,香港的族群意識也會因為本土史觀建構而建立。

至於具體方面,徐承恩先生的《城邦舊事- 十二本書看香港本土史》及《鬱躁的城邦:香港民族源流史》是極好的示範。前書用十二本書簡介了香港歷史的不同面向,例如精英本土意識,過去香港群眾政治參與等,已所選取的著作均是極有代表性和參考價值,也包括不同觀點,例如在第十章用了劉兆佳教授的Society and Politics in Hong Kong,指出港人保守面向,而在第十一章卻使林蔚文教授的Understanding the Political Culture of Hong Kong,指出港人抗爭進取一面。另一本書《鬱》則以海洋族群論,香港本位為重心,上承遠古時代,下續至現今香港社會。

即使對徐書中所描述的香港民族建構反感,陳云老師的《香港遺民論》也是提升族群意識的進路。《香港遺民論》指出目前的共產中國失去華夏文化的承傳,剩下的只有共產主義的意識形態,因此他們是沒有國格,前期新中國是革命、暴力、打地主帶來的幸福感維持,現今中國卻是因為沒有國格而變成利益掠奪和被掠奪者綜合體,反之香港人承繼華夏文化和普世價值。因此香港是華夏遺民,而為保障香港本土利益文化和為日後中國建立示範,香港應與澳門、台灣、大陸結成邦聯。

以上兩書對香港主體歷史建構提供重要資源。故此在校園宣揚香港獨立的理論時應該同時提及這些以香港為本位的著作。好讓學生明白除大統一史觀外香港還有不同的可能性。

台灣的解殖經驗 歷史書寫與轉型正義

與香港相鄰的台灣,其實同樣也面對大一統史觀與台灣本土史觀的衝突。當中在課綱爭議中有反映。例如課綱微調的檢核小組召集人王曉波把珠峰列為「我國最高的山峰」,而不是位於台灣的玉山,對慰安婦、皇民化的歷史只作輕描淡寫。同時對台灣原住民的歷史描述很少等。這都惹人詬病。即使在課綱問題上台灣未有得到圓滿解決,但他們保衛台灣本土史觀行動本身便是一種反對中華民國殖民,反對中國統一論的體現。
同時,在歷史書寫上,台灣開始走向本土化。例如近年興起的台灣同心圓模式,即第一圈是鄉土史,第二圈是東亞史,第三圈是中國史,第四圈是亞洲,第五圈是世界。而學者杜正勝提出「超越中國的中國史」、「從台灣看天下的歷史視野」。具體以台灣為中心寫成的歷史書有王育德的《臺灣:苦悶的歷史》、史明的《台灣四百年史》。

結語:重構過去 建立未來

佛家有言「欲知前世因,今世果如是。」應用在族群意識上也是同樣道理。如何的史觀便會建構出如何的族群意識。而香港本土運動除了對未來的想像外,對過去的反思也極其重要。因此我們必須建構出不同史觀,改變固有的想像,在歷史長河中重新找到我們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