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少滔先生早於2011年開始撰寫政治論文,係香港08奧運後,14年雨革前既「黑暗時代」之中,少數仍肯暢所欲言,實在係香港政評史中,其中一位保存香港公民社會血脈既前輩。縱觀蕭Sir既文章,對本土主義實際上係鞭策多於批鬥,亦能於雨革後迅速意識到年青一輩政治人才即將堀起,筆者個人非常尊敬。蕭Sir最近寫下《港獨討論的幾個重大懸念》(下稱《懸念》),當中幾個論點,或者容許我講兩句。

《懸念》主要論及四個懸念:(1)獨立需否建立民族;(2)移民建國需否本土;(3)永續論是否獨立建國;(4)香港有否獨立空間。對於後面兩個懸念,筆者並無反對,雖然筆者認為永續論係漸進路線,作為論述,稍欠不足,但作為選舉議題,並無不妥。獨立空間,則坊間每有論及,就連中學關注組既同學,都能詳述,我亦無需多言。

至於前面兩個懸念,則有幾點可以分享。

民族論,由幾年前開始論述,已經有分為血統論和文化論。血統論將種族等同民族,認為民族主要構成部份,係民族成員既血統。所謂「黃皮膚、黑眼睛」就係中國人,就係血統論最出名既例子。倡議建構「香港民族」既論者,從來都無否認自己係華人,都深圳河以北既居民有一定血緣關係。

但係民族除左血統之外,亦在乎文化。《賽德克‧巴萊》裏面,原係賽德克族既花岡一郎、花岡二郎,受日本殖民政府所培育,變成「模範蕃」。到左霧社事件,兩位就需要決擇,自己到底係日本帝國人定係賽德克族,最終演變成悲劇。教育可以係一代之間,將民族認同撤底改變。
再數一個例子:如果係美國見到一個口操美式英語口音既「黃皮膚、黑眼睛」,大家又有幾成把握,可以估中對方既種族?如果姓氏係Lee,該人先輩都可能來自香港、韓國、或者早期既中國。如果係女仔,亦可能係嫁左俾香港人,隨夫姓變成Lee,再極端一步,甚至可能係姓Lee既白人夫婦領養自亞洲既孤兒。但係無論係邊一個種族,依個人都係美國人。

故此,最大迷思係美國、澳洲等新興國家,該國公民算唔算自成民族?係美國,無論族裔係咩,都係美國人,所以有分英裔美國人、非裔美國人、華裔美國人等。所以美國人絕對係獨立於種族既概念,而且正正就係「美國人」一詞,將三億美國人統一係同一旗幟之下既身份認同。
中小學既公民教育科,都會教美國人既根本係「共衛憲法」。看似一句空話,但係就包含美國人對「民主、自由、法治」既堅持。就算係日常生活,美國人容許辯論,重視程序公義,支持公平競爭,都係捍衛制度既表現。歷史所教既「拓荒者精神」同「五月花號」清教徒精神,亦影響左美國人既日常生活。就算有資源既高中產家庭,亦往往係周末親自剪草,定時親身修理屋頂外牆,就係拓荒者時代遺留既自助文化。筆者初到美國留學,好快就發現,非本地人衣著往往好多顏色,遠較本地美國人花巧。美國人衣著喜愛淨色,亦有講法係源於清教徒既自謙文化。故此,美國人歷史,相對華夏文化故然較短,但係美國人亦有一套固有文化。

另外,雖然美國視英國等為盟友,但係每次戰爭,觸發點都係因為美國自身利益。美國參與第一次世界大戰,宣戰理由係德國無理炸沉美國商船;參與第二次大戰,則因日本偷襲珍珠港。雖然歷史學家後來發現,德軍炸沉商船一事,疑點甚多。但係兩次參戰理由,在在證明,就算同樣係支持普世價值,兼且文化同源既盟友,都係外人。美國子弟兵既血,只會為美國而灑。

美國雖然種族眾多,歡迎移民,但係仍然有自己既語言文化,有一致有共同承繼既歷史同價值觀,而且可以輕易分出自己人。以《想像共同體》以降既民族理論,美國人可以算係一個民族。以文化確立民族,係移民國家既常態。不論血統種族,只要認同民族論述,就係民族一份子,所以移民或者其下一代,可以融入當地。

建立香港民族論述,理論上都係一樣。相信大部份香港人都贊成香港人擁抱「民主、自由、法治」。單單依一條,就同認為因為經濟發展,程序公義可以置諸不理既人係兩套觀念。香港人痛恨貪污,因為老人家都經歷過探長時代,連救水都要俾錢既痛苦,同埋之後貪污根治,經濟繼而起飛。年輕一輩,就算屋企老人家唔講,睇《雷洛傳》同《金錢帝國》都可以想像到當時既情況。果段歷史,亦係我地所獨有。

文化方面,無論認唔認同要學漢語,香港人都會認為廣東話有存在既價值,而唔係應該被滅絕既鄉間土話。基本上,我地唔認為有需要「做文明人,說普通話」。依點係同鄰近地區顯著唔同。雖然港產片同香港歌曲聲勢變弱,但係香港人仍然擁抱依兩份文化遺產,到今日引用周星馳既對白或者廣東歌詞,大部份香港人都份然明白,亦係港人認同既一部份。

無可否認,香港民族既論述尚係單薄。但係《想像共同體》既測試係:有冇足夠既論述,令一群人可以分清我他?其實就算今日,答案已經好明顯,香港人有自己既歷史,自己既文化,自己既價值觀。香港民族,早已成型,依幾年既論述,只係指出事實。往後再鞏固論述,亦只係將界線再劃明確,令新來者可以有意識咁選擇,到底自己係僑居香港既客人,定係融入香港既移民。

   *   *   *
至於捍衛本土文化,更加係所有社會應有之責。美國接受多元文化,容許甚至鼓勵少數民族發展自己既文化。各地華埠都會慶祝農曆新年,部份華僑社團資金較多,甚至會舞龍舞獅,氣份比香港更為濃厚。同樣,印度新年、伊斯蘭開齋節、猶太成年禮等都同樣受到注視。美國主流文化稱之為「馬賽克」(註:教堂既鑲嵌藝術也,並非影像處理技術),以各地文化盛事,集結成為美國獨有既多元文化。捍衛眾多少數文化,就係美國「本土大台」其中一條綱領。

但係另一方面,美國亦有「大熔爐」文化,逐步同化少數文化。係美國生活過都知道,該地「中餐」有一道左宗棠雞,飯後會有「幸運曲奇」,都係亞洲地區所無既飲食文化。日本壽司亦係美國發展出「加州手卷」等美式菜式。多元文化,逐漸磨去錂⻆,就成為主體文化之下既一部份。
而且係「馬賽克」同「大熔壚」之外,移民其實更多會融入當地文化。雖然閣下有權唔講英文,但係工作會受到影響。閣下亦有權完全唔參與美式運動,但係社交必受影響。假如完全唔睇美式足球,你將會永久缺席超級盃派對,賽後幾日亦無社交話題。現代通訊科技先進,移民有能力每晚只煲無線劇集,永遠只睇華埠戲院既港產片。但係完全唔睇美國電影,交往必定受損。上司講一句Go to the mattress,如果你唔知佢係宣緊戰,仲表錯情以為佢同你示愛,就搞出個大頭佛。故此,美國主流社會尊重你每年幾次尋根,慶祝農曆新年。但係日常生活,亦要求你融入本土,成為佢地既一份子。

本土文化,當然並非一成不變,而會隨時間變遷。就算係已經逝去既文化,亦會留低痕跡。美國西部地名,大部份係西班牙語,就係因為該地曾經為西班牙帝國所管。否則,三藩巿早該改名成聖方濟各巿,洛杉機應該成為天使巿。香港捍衛本土文化,第一個重點就係要求各方承認我城傳統,唔需要亦唔歡迎將我地沿用已久既文字同詞語,純綷為左大一統而改變。

另一重點,就係歡迎移民,支持對方發展文化既同時,唔能夠清洗原有文化。相信大部份香港人都會反對移民參與本港經濟活動之時,同時引入貪腐文化。當中最主要既原因,係因為貪腐文化一旦再次扎根,原來行正道既生意人既競爭能力大降,最終需面對同流合污定急流勇退既選擇。
多元文化亦係一樣。新加坡曾有新聞,有中國移民打電話報警,投訴印度裔鄰居煮咖喱氣味太重。新聞一出,舉國嘩然,因為尊重四大族裔既生活方式,就係新加坡既本土文化。香港年輕人要捍衛既,就係依種無理取鬧既文化入侵。

過去兩年,本土主義的確流於負面論述。吳叡人敎授係《香港民族論》裏面,將負面論述稱為「防衛性論述」,意思都係近似。論述以負面或防衛性為主,主因係因為大家睇到,再唔出聲,好多珍而重之既文化根源,就會被斬斷,將來再追,亦難回復原貌。但係當界線逐漸清楚之後,本土論述必需進攻,鞏固香港文化既好。

相對好多大國治下既少數民族,香港既處境其實已經尚好。西班牙既巴斯克語以及英國既威爾斯語,就因為長期冇正統地位,過去幾百年未能更新,到今日要再推廣,就發現語言缺乏工業革命之後出現既概念。香港有幸係六十至九十年代經歷左一場流行文化復興,無論政評、小說、電影、劇集、定係歌曲,都曾大盛。我地只要先繼承推廣,再由此發展,就已經係確立本土文化既一大功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