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台港兩地是一台火車,那麼,港是頭台就是尾,同樣面臨殖民的兩地,香港受到中國蝗蟲侵襲,而台灣也不遑多讓,寄生在台灣的中國白蟻最近也在蠢蠢欲動、伺機反撲。

自二零一四後台港兩地,接連發生大規模群眾運動,矛頭無不指向兩地政府太過傾中、不顧本地民眾需求。台灣的三一八、香港的九二八,訴求明確表達出對政府的不信任及不滿,三一八期間湧入數十萬名民眾奪回立法院,要求政府停止服貿等相關程序,由於網路迅速傳播消息,得知立法院被攻佔時許多人也前去支援,一來擔心人手不足,二來不滿政府的失靈與傾中,PTT也傳出難得一見的紫爆,新世代的網路戰也由此開始,原本對政治冷感的人,也開始積極參與各種公共事務。

至於,香港的九二八則要求特首真普選,撤回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就二零一七年香港行政長官和二零一六年立法會選舉的決議,由於警方誤判情勢以武力驅散卻進一步激起民憤,導致聲援民眾一路暴增,長期被打壓的香港市民累積的民憤大爆發,二十萬人走上街頭聲援學生,八十七枚催淚彈是引發香港市民最後的導火線,期間香港警察以催淚彈、胡椒水對付示威者,過分使用武力對付手無寸鐵的香港市民引發眾多爭議,一度也傳出橡膠子彈、解放軍等流言,但香港市民沒被擊敗,反而團結對抗失控的政府,雖到運動後期出現路線之爭,但可看的出來香港人勇武的精神令人敬佩,香港的本土派也就此崛起。

接續在三一八後,二零一五年的反高中課綱微調運動,由高中生開出第一槍,目標則為撤回新課綱、課綱多元、專業程序、須公開透明,引發衝突則是這份新課綱以非本科專業的人士擔任各科課綱委員、欠缺委員表決紀錄、大中華史觀等,在學生組織的倡議下,六月多起,各校成立「我是某某學校,我反黑箱課綱」等相關組織聲勢浩大,由南到北開始串連。最後因教育部長多次以敷衍態度面對學生,導致學生將行動升級率領群眾佔領教育部前廣場,運動期間知名駭客組織(Anonymous)也同時聲援,警告台灣政府勿再傷害學生及群眾,不但一度攻陷政府機關網站,更有Anonymous到場聲援學生,此運動代表著新世代的青年學子,已開始關心自身權益,也能組織團體討論議題,並能走上街頭實踐理念,更確立了台灣學生拒絕以中國史觀,教育我們的下一代。

隨後,年初一的旺角騷亂,更迅速引起關注,事情來得太突然毫無徵兆,起因為何?眾多說法。主因是因為警方及食環署拒絕在旺角容許無牌流動熟食小販擺檔,引起衝突。但真正引爆點為何,大家都心有定數。雨傘失敗收尾、政權依然故我、黑警的惡劣行為,香港瀰漫著一股絕望氣氛,直到有人舉起以武抗暴旗幟,市民們重燃起希望,無得宣洩的憤怒,加上警方開空鳴槍,讓情勢變得更加失控,演變成年初一的激烈衝突。

二二八的香港補選選舉,不被看好的梁天琦,結果卻讓人跌破眼鏡,儘管選舉沒有勝選,但本土派的後勢已經看漲,令人不容忽視。可預測的是世代交鋒已到一個叉路,興起的本土派未來的情況為何?值得關注。

台港兩地的獨派已經漸漸轉守為攻,不再被動的等人出擊,台灣獨派佈署二零一八縣市長選舉,與地方連結培養在地青年與勢力,進一部瞄準議員選舉,獲得籌碼與資源及曝光率,讓議會也有獨派代表的聲音。香港獨派則多推廣獨立意識、滲透政府機關、加強台港獨派交流、強身健體、隨時提高警覺、防止土共擾亂,日後以備不時之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