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動畫新作之前,容我先說個小片段——

上幾星期,選戰之風仍在猛吹,有次擺街站,一個四五十歲的阿叔走來,滿臉贊許的與我搭話。內容大概是欣賞我們年輕人,有憧憬有熱誠,願意為社會付出,云云。類似的話,相信每個義工也曾聽過,不分黨派,不分地區,許許多多鼓舞,本應存心感激,但贊賞以後,我竟悲從中來,向他抱怨着……

「我好多謝你睇得到年輕人嘅付出,但諗深一層,我地點解要企出黎?唔係我地想,而係迫不得已。我地成長嘅時候,社會從來無為過年輕人打算,一路以嚟,只係傾當時當刻嘅問題。金融風暴以後,人人都預見到固有嘅產業發展會走到盡頭,而呢班人做嘅,就係食埋嗰幾年尾水,之後到零三年沙士衰到貼地喇,就搞自由行繼續賺錢。至於一班年輕人長大之後有咩可以做?Who fucking cares?九七之後唔去發展新型產業,一味剩係識搵現錢,到班八九十後長大喇,發覺每一行都萎縮緊,個社會無路行,音樂文學電影運動統統係死路,讀咁多書只可以做文員,班友就回應一句「成功須苦幹」,話佢地以前點點點,你地自己要努力,咁樣公平咩?我地走出嚟都係搵食啫,我想架?」

也許有點激動,說完之後,都記不起怎樣打圓場,自己之後也沒再想起。可是剛看《數碼暴龍》記念十五週年的劇場版,卻勾起了早前的回憶。新故事講述第二次冒險的六年之後,數碼怪獸再襲擊三次元世界,又要一眾主角挺身而出。然而,這次抗敵卻不像六年前般簡單,那時一班小學雞,在沉悶的暑假中遇着了刺激的挑戰,當然是一往無前,遇神殺神,遇佛殺佛。可惜時光飛逝,主角已是十六七歲的高中生,本就承受着家庭、學業、朋友、情愛與夢想的種種壓力,霎時間被告知要變身做超人,背起整個地球的重量,或多或少都會猶豫。其中,阿丈是最大壓力的一個︰他比其他人大一歲,最大的敵人不是數碼怪獸,而是即將來臨的大學聯招。他早投放了全副心神去準備考試,至於甚麼怪獸襲地球的,是愛莫能助。不幸的是,命運的魔手不是說想逃就逃得了,千萬人之中,他有個特殊身分,叫「被選中嘅細路」。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一眾兒時戰友不停催逼阿丈,要他站出來戰鬥,也因如此,他陷入了難纏的掙扎,繼而如此質問命運︰「為甚麼我們一定要戰鬥?為甚麼是我?誰願意去戰鬥就誰去好了。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我還要學着去做大人,做我想做的事……」

初看阿丈,會覺得他很自私,國難當前,既然你有這個能力,為甚麼要退縮?而這番批評,也活像在批評「港豬」朋友。港難當前,只懂每天吃喝玩樂,不要說上街抗爭,就連投個票都懶,這是甚麼道理?但想深一層,我又何嘗不是呢?人人都有懶散享樂的基因,其實誰人不想做港豬?炎炎夏日,為甚麼不可以去沙灘曬太陽,而要在街邊汗流浹背,時時被人問候?阿丈問的”Why me”,實在情有可原。這又令我想起,選舉前一星期,每天只睡幾小時,早站晚站無間擺,嗌咪嗌到聲嘶力竭,也曾抱怨,為甚麼改變時代的責任要由我去承擔?實在,這是社會對年輕一代的虧欠,我們,是討債的來着。如果有得選擇,誰又甘願浪費時間青春人生去纏鬥?如果世界和平,哪會有細路被選中?

動畫到最後,阿丈終於走上了戰場,哥瑪獸究極進化維京獸,戰住了帝王龍甲獸。點醒阿丈的不是別人,正是愛寵哥瑪獸,牠沒有回答阿丈的天問,只是說既然被選上了,沒有必要去尋根問底,只管戰鬥就好了。也許命運對阿丈不公,剝奪了他的自由,但不戰鬥的話,世界就會滅亡,沒有人可以獨完。

被時代選中,是不幸;被自己放棄,就是活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