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動計劃發起的初衷,是為了鼓勵「聰明選民」善用手中一票,去支持一個可能不是自己首選,但卻最有需要的非建制候選人,藉以「踢走保皇候選人」(exact wording)。可是,最後的推薦名單,好明顯是忘卻初衷,純粹根據少部份參與者的個人好惡,推薦小圈子裹希望保薦的候選人。以下四個便是最具代表性、最矛盾的例子。

1. 民調顯示,新界東梁頌恒長期於當選範圍,但最後基於雷動聲吶telegram group內少於20%人支持而被棄。

2. 無論民調、政績抑或知名度,李卓人都比黃浩銘優勝,但最後因為雷動聲吶telegram group內比較「想」保黃浩銘而放棄投身民主運動已久的李卓人。

3. 民調顯示,九龍東黃洋達的支持度比快必譚得志多5%,而臨近選舉的滾動民調亦顯示黃洋達的支持度有上升趨勢,最後僅以1%之差落後民建聯代表,更重要的是黃洋達於上屆立法會選舉僅以約1900票飲恨。由於雷動聲吶telegram group內的人不喜歡黃洋達,最後無視任何數據,寧可拯救勝出機會極低的譚得志。

4. 在九龍西,由於雷動聲吶telegram group內的人不喜歡黃毓民,雖然黃毓民的支持度較游蕙禎高,但最後推薦名單亦棄黃保游。

在過去兩星期的爭議中,有支持雷動計劃的人提出雷動計劃最後沒有呼籲新界東支持梁頌恒的支持者改投其他人,但實情是,在雷動聲吶的推薦名單圖解上,將梁頌恒的名字與被棄的候選人並列,並一併被括去被保薦的名單中,若果不是帶出棄梁頌恒的意思,請問應如何解讀有關圖片?

另外,知名網民提出當選民決定相信推薦名單,那便是自由意志的彰顯。從表面上解讀這個講法,的而且確啱。可是,事實上,雷動計劃從一開始就或有意或無意誤導市民。原因有四:

1. 雷動計劃發起初期,相關人士不斷標榜計劃是幫助所有非建制的候選人,結果卻排除了接近所有本土派的代表。同樣是青年新政,雷動計劃保落後的游蕙禎,同時卻放棄在當選範圍的梁頌恒,這進一步帶出雷動計劃的保薦準則純粹按一小撮人對各候選人的喜惡。

2. 雷動計劃進行期間,所有雷動計劃的民調都把青年新政和熱普城等人以深藍色標誌,與其餘傳統泛民一樣,這給市民的信息明顯是雷動計劃從一開始已經把青年新政和熱普城等人列為非建制人士。可是,到了最後關頭,在五區的保薦名單中,尤其新界東、九龍東、九龍西,相關人等如梁頌恒、黃洋達,無論民調多高、勝算多大、對建制派最後一席多具威脅性,都被列作不被保薦的候選人。這代表什麼?

3. 這代表雷動計劃一開始到選舉前一天,都給所有市民帶出雷動計劃是一個中立、無私、為所有非建制派人士爭取最多議席的平台,民調最終結果會作為保薦名單的最後參考。無論親傳統泛民或親本土的人都這樣認為,連本土派死忠最多亦只是笑笑雷動計劃沒有人理會,大家絲毫不會對雷動計劃作出防備,結果,到左關鍵時刻,亦即最後一天,推薦名單中,李卓人、黃洋達、梁頌恒、黃毓民四人的名字不見了,不是由於實力不及,亦不是因為民調低,而是因為雷動聲吶中的telegram group中一小撮人(對比過百萬選民)不滿他們,而被無聲無色地棄掉。

4. 最重要的是,普羅市民,大部份接觸到推薦名單的市民根本不知道推薦名單最終是可以無視民調結果(哪怕超過5%之差),就一小撮人個人好惡作出最後微調。我有一個大學同學,她平日沒有接觸政治,但勉強仍知道泛民與建制之別。我在選舉翌日問她投左邊個一票。她說:「我本來都無諗住投票,但食飯嗰陣係facebook無意見到嗰推薦名單,於是就投左譚得志一票。」我跟住問佢點解唔投比上次只差1900票嘅黃洋達。佢話「乜譚得志唔係排係第6咩,推薦名單推薦佢喎,我唔知架,我以為佢係推薦名單入面代表佢贏嘅機會大啲」。當佢知道譚的支持度僅黃洋達一半時,佢當堂話雷動計劃有無搞錯。我當時只有苦笑,同時亦慨嘆雷動的做法。

雷動計劃是否成功,看的不是議席的得失,而係這個計劃在選舉中所發揮的影響力。無疑,從港島區陳、黃由一直的第2、第3跌到第5、第6;超區鄺由民調的邊緣躍升票王;在新東補選、梁天琦被dq下,本土派的總得票都尚且下跌近5000,何況游離選民?雷動計劃是成功的,單從其影響力上,就已經足以在香港選舉史上寫下光輝一頁。

可是,成功還成功,少少的公道始終要守。雷動當然有權不包括雷動不想包括的人,但請相關人士下次,如果仲有:

1. 一開始講明邊啲人可以在推薦名單出現,邊啲人唔可以,就算民調幾高都唔可以。即係咁,如果一開始講明梁頌恒、李卓人、黃洋達、黃毓民絕對唔會被保薦,咁咪ok囉,又唔敢咁做,事後又要講到雷動做法好公道咁,欺騙一般市民一時還可,但長遠嚟講,對雷動計劃一定唔會係好事。

2. 民調中唔好將唔可以係推薦名單出現的人同泛民用同一隻顏色,好誤導架,搞到人以為你好無私、好包容。

3. 事前講明雷動計劃在臨門一刻是有權篩選推薦名單非建制候選人,會無視民調結果,最後小圈子篩選可以凌駕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