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選舉初期,小弟一心想「造大個餅」,幫助獨派勢力崛起,曾經做過陳澤滔的選舉義工,但之後很快就深覺其理念大有問題,就此脫離。

其中最大的理由,在於「唔想打負分戰」、「任何人都可以傾」呢種極度左膠嘅諗法。老老實實,你喺人際關係上都無可能面面俱圓,政治上有乜可能唔得罪到任何人?你去同羅三七打好關係嘅時候,就肯定會得罪極多數港獨派(大多因為睇唔過眼人血杯麵)。我好記得佢地好鍾意講自己呢套方法可以「開發新票源」,無錯呀!但係你舊有嘅票源都同時流失緊呀嘛。

若然好似觀塘音樂噴泉單野咁,要動用泛民嘅力量,咁我覺得無可厚非,但在公事以外,同對立派系打好關係,就係一種過度理想、甚至俾人認為你想食兩家茶禮嘅行為。如果你任何理念都可以協調到,咁大家仲使乜分黨分派?

呢次BBQ主動邀約高達斌,話「玩膠」就絕對無可能,實在太過火。正常知道高達斌係小人,都理應避之則吉,以別忠奸。若講「大愛」,咁對於當日俾黑社會打嘅市民,又有咩「愛」可言?你嗰頭話參與雨傘革命後走出黎,呢頭同高達斌BBQ?想做「聖人」、逼人做「聖人」,但自己最唔接近「聖人」,就係左膠最大嘅通病。

註1:孔子對聖人的定義是「仁且智」,「智」就是要對事物看得透徹。只有「仁」,而不看現實,活在幻想中的正是左膠。
註2:小弟到今日還是希望「造大個餅」,擴大港獨勢力。但陳生的「大愛包容」已表明「非我族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