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很久該怎樣執筆,卻又怕寫不下去,還是硬撐著想寫些什麼,跟一些心灰意冷的人說句看似很矯情的:「做自己就好」。感同身受,我對今次立法會的選舉結果很失望,那份失落,不單是在於我們期望的轉變落空,更大程度在於那份不甘,不甘心義士的血白流,不甘心自殺的學子白死,不甘心抗爭的人白受牢獄之苦,不甘心看見好像很多香港人開始明白到和理非之不可行,卻還是不願面對早已無路可走的事實,卻還是甘願再一次掩耳盜鈴,還是奢望溫和的抗爭手法可以換來殺人兇手的一絲惻隱之心。民智未開,這事實的確難以接受,也難以朝夕間帶來改變,但我們都心知,現實是這香港等不起再多幾年在渾水中繼續泥漿摔角,也早已全方面逐漸崩潰失守。我們到底還可以怎樣做,才可以阻止這香港繼續沉淪,我們到底還可以做些什麼,才可以令這香港早日重生,這些難題還是擺在眼前不會變不會消失還得面對。

立法會選舉結果不代表一切

種票、停電、掌心雷、人口清洗、被取消參遺資格、受恐嚇而被迫退選、泛民集體棄選、雷動偏頗建議、被投票、被改地址、被取消監點資格、選票出古惑、投票人數與票數不符,各個票站點票方法不一,這些大家既知的事實都影響選舉結果。冷靜過後再細思細想,對於是次的選舉結果,並不可盡信。即使我們都認知這次選舉根本完全違法,亦不免為選舉結果白流眼淚,但別因此而心灰意冷。今次選舉,其中最教我深刻的是停電事件,記得約三年前,不少香港人還為馬來西亞發生停電換票一事而感到不可思議,到這些事件確切發生在我們身上,作為一個電力長期穩定的地方,竟然也發生投票過程中出現停電事故,而且並不只是在單一票站發生,可想而知事情的嚴重性。以其中一個停電票站為例,停電大半小時的沙頭角中心小學的票王正正是這四年如同於立法會失蹤的陳克勤,所獲票數為1091票。而多個票站均發現投票人數與票數不符的事件亦教人心寒,尚德社區會堂突然新增300之謎已令人無法信服,最可怕是翻查二月新東補選同樣票站的投票人數才不過是4502人,不足半年時間,竟然投票人數大增至6217人,不足半年投票選民激增,即使有說法指出新東補選的投票率強差人意,但這些不合理的地方放諸全港均令人難以相信是次選舉的公平公正。

立法會,在不少人眼中早已成為無事可做的垃圾會,泛民與建制長期互扯貓尾,兩者都不過是保皇黨,從投票記錄已知泛民如何一次又一次為政府護航。當然明白大家見到泛民與左膠大勝的不好受,也很難接受那些以學聯學民光環吃人血杯麵推義士去死、用全民退保作巧言令色的把戲、申請李嘉誠基金卻打著反對地產霸權的旗號,又或是同時支持自決又支持新移民湧港的參選人竟然大勝。但為什麼他們可以參選以及票數上比獨派支持者多太多呢?大家都心知肚明清楚,這是共產黨一貫的拉一派打一派作風,各大傳媒不斷以本土派或自決派去標籤今屆這個派別竟然有6人當選,混淆公眾視聽。而政府放行讓他們得以參選,再借選舉得票企圖以左膠全面代替我們的聲音,藉此打壓本土派或獨派的話語權,甚至到最近造神的行動,連香港01、端傳媒、香港電台、無線電視、全香港各大報紙以及梁振英加持同時大團結為某候任議員造神。這些種種的不尋常,都提醒我們這次選舉結果並不可盡信,也請大家別就此完全感到絕望。

其實我們都很清楚,即使幾多個獨派進入議會也只是透過此平台爭奪話語權以及資源而已,立法會早已發揮不了監察政府的作用,這些年來好多赤化的議案還是照樣通過。既然拯救香港應該是by all means,既然明白政治從來都是這樣的黑暗,而立法會選舉只不過是其中的一個方法,又何需再為是次選舉結果的意義而完全灰心?筆者同很多人也一樣,本來也為泛民左膠的大勝對未來四年感到一片黑暗,但想起友人告知投票以及點票過程的荒謬,例如點票方法個個票站不一,有些票站是逐個票箱點算,有一些則是混淆票箱選票,又或是監點人數太少,甚至有監投或監點的代理人被取消資格,以及各票站職員點票方法又不一等等,所以選舉結果被操控是不爭的現實,這些不言以喻的事實已証明不必盡信投票結果。再回心一想,一個毫無認受性可言的選舉未必可以完全反映結果,也無從得知所有人的意願。

不過份樂觀也不過份悲觀

任何人也有權選擇怎樣走以後的路,即使我們都明白這已是最好的時機,又甚至最後的時機去爭取我們的未來。在人口清洗現時已發揮功效之際,怎樣投都會得出不公平公正的投票結果下,民主自決只是一個打飛機式的願景在爭取一國一制或是香港成為中共的一個省市。只要一天沒有取回審批權、沒有取消專才計劃等等措施,那些投票的人數都不過在玩弄香港人,只是一場大龍鳳的假公投,並沒有任何認受性可言。在如此悲觀的情況下,確實難以令人相信香港還有希望,又或是香港還有得救。這些現實的情況在於我們早知這根本是一場不可為而為之的仗,正如當時革命起義反清抗暴也不可能一時三刻成功,也要經歷過無數次的損兵折將才得以推倒滿清,所以很希望大家不要因立法會換屆一戰而就此灰心。還記得雨傘完的那句「It’s just beginning」嗎?也別忘記現在我們身處在多麼黑暗的境況,請記住很多人都覺得我們選擇的這條路,從來都是絕處種花,這一條路不會那麼平坦可以一直順利行到開花結果的那天。

但為什麼不過份悲觀呢?而是即使人心思變沒有在是次選舉完全反映,卻不要忘記從銅鑼灣書局一事到今年七一人數如何繼續新低,到今屆奧運很多香港人為中國慘敗感到高興,到最近的烏坎村事件泛民左膠的雙重標準,都可見很多香港人對中國完全死心,對中國不再幻想,這些社會氣氛的轉變,都是明顯可見的轉變。最近民族黨以及學生動源努力推動中學生關注香港前途一事,越來越多中學生自發組織本土關注組或學社去傳播香港獨立的信息,這些學生得以參與投票嗎?這些組織的成立不是證明人心思變嗎?雖然人口清洗依然發生,也不可以樂觀相信所有新一代均是「真.香港人」,但2047的問題影響全部香港人,沒有任何一個年齡層可以獨善其身。我跟工作上的前輩傾談過選舉,也曾說服他們留意或考慮投票各區一些本土派或獨派參選人,而他們也不是不知道現時香港的情況有多惡劣。雖然有些最後依然選擇繼續投泛民,但他們有些亦開始留意香港獨立這個選項。選舉結果至此,我們失望、痛心、難過也好,依然受個命運共同體的影響,或許很多人仍然選擇自欺欺人,但現實是整體政治氣氛並不可能單以選舉結果下定論。有一些比我們還年青的一代才剛剛開始選擇投身這條路,也有一些上一代的香港人才如夢初醒又或是下定決心走這條路,這都足以可見不過份樂觀對香港未來抱有期望,也不過份悲觀對香港未來感到絕望。

只有一條出路

正如前言,這次選舉令人覺得香港從未轉變,一切如同回到八年前,又或是雨傘從沒發生過,這幾年不同人怎樣默默努力的付出好像白費。但問心,即使沒有今次選舉,我們現在依然只有兩個選項。第一個選項是相信大部份人不願醒而繼續選擇苟且偷安,即使沒有可能苟且偷生換來一絲安穩,而只是繼續渾噩多三十年,直至二零四七宣告死亡,又或是二零四七未到已經頂唔順選擇自殺或移民。既然這個選項的終點怎樣走都是死路一條,不過是遲死或早死的分別。當香港就業、教育、醫療、交通、住屋等等各方面都崩潰,怎樣逃避也逃避不了死亡,而這個折磨已長達十九年,香港人還值不值得忍受多幾個十九年?而那些的統派,繼續搞幾多次遊行、聯署、靜坐怎樣逐點逐些自欺欺人在形而上做那些抗爭,他們最終的選擇,都是生活一個在共產黨的統治沒有可能改變得了命運的香港。這條路只會繼續蹉跎香港的命運,也只會繼續我們生活在一個只有淪陷沒有出路的世界,這些都是人所共知的死亡,心死了,行屍走肉般活著不知意義何在。

第二個選項就是我們常常說的,完全擺脫共產黨的統治,不論是獨立、歸英、制憲、城邦等理念,均是一種和而不同的訴求展示脫離共產黨要求自立成國的決心。這條路的可能性在現時的環境當中,依然被視為少數,也像以卵擊石般需要有千萬人吾往矣的意志,卻是一條在死期找尋生機的出路,不甘被殺,相信絕處逢生。我們只要一天還生活在香港,就依然因為命運共同體的問題而必須作出選擇。繼續盲從而走上那條不安排好去死的不歸路,還是孤注一擲以小搏大相信奇蹟?思索良久,還是覺得放棄香港,也如同放棄希望。只要我們一天還受香港各式各樣的問題所困擾,只會一直看不見出路,看不見希望。而我們這些人既然對泛民左膠死心,又不甘心被代表的聲音如何突圍而出,令更多人正視我們的意願呢?那些還在做的,那些不甘心的,已經一一用不同的方法告知大家,怎樣不放手。清醒從來很易,也看似不易,最難的不過是如何堅定自己的意志,繼續走一條看似寸步難行的路。途中總有很多的石頭擲在我們的身上勸我們不如走回舊路坐以待斃,但清醒過後又怎樣可能再次沉淪活在一個行屍走肉的國度,這樣的掙扎卻比堅定走下去這條路或要難得多。

寫了這麼多,還是想說,人生有限,時間太短,時或許不與我們,但既然難以安身立命,難以重拾舊路,難以甘心送死,前路多難行也好,聽聽自己內心的聲音,做自己就好。在這個難以做自己的年代,繼續做自己所相信的事,一息尚存,戰鬥至最後到一分一秒,或許總可看見出路,黑暗中尋找到生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