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哥哥張國榮六十歲生忌,包括哥哥生前嘅唱片公司在內,唔少團體都有紀念活動。筆者在街頭,亦見到有年輕人特意為咗紀念哥哥,成晚翻唱哥哥嘅作品。粵語運動,除咗新發展之外,承繼先輩嘅文化,亦係重點。尤其係當粵語流行曲,曾經紅遍華人世界,本身就係粵語運動所擁有嘅優勢。

文化承傳,外國睇得極重。沙士比亞之所以係經典,就係因為幾百年後嘅今日,仍然每日有人重演沙翁劇作。中學課外活動,亦往往有睇歌劇活動,甚至會有劇團願意係日間加演,招呼中學生團體。只有如此,沙翁先會歷久不衰,係一代又一代嘅西方人之中傳承。假如突然有禁令,所有沙士比亞作品不得上演,咁一兩代之後,沙士比亞就會剩返紙本,再唔係集體記憶嘅一部份。

《引爆流行》裏面,作者Malcolm Gladwell寫過,要成就社會改革,先需要有天時地利,所以大部份界別,石破天驚之後,都會經歷一代嘅眾星熠熠。書中寫嘅電腦界就係例子,Bill Gates和Steve Jobs等,年紀相差都不到兩歲,但係同時出現,集體將電腦民用化。但係依個模式,幾乎一定後繼無人,之後會出現青黃不接嘅真空期。科技界比較幸運,個人電腦完全發展之後,出現互聯網同電話,令新一輩嘅創業人可以延續神話。但嚴格而言,個人電腦已經歷咗諸神之黃昏,有冇明星都好,個人電腦嘅發展已經逐漸平淡。

但係縱觀歷史,更多嘅例子係會出現一代巨星,發展出範式之後,然後經歷幾代嘅寂靜。唐詩、宋詞、元曲嘅全盛期,其實各自都係得一兩代人嘅創作。所以文化扎根,繼承嘅有瑰寶亦係重點。粵語流行曲曾經大盛,歸功一代人之間,出現咗上十位著名詞人,加上電視電影製造需求,才得以成功。要完全複製當時嘅環境,就算冇咗現時嘅政治環境,亦未必可能。故此更顯得當日嘅作品,需要我輩努力承傳,使之成為我城嘅文化傳統。

粵語流行曲,雖然係以粵音漢語作曲,嚴格來講唔係正式粵語歌。但係相對而言,已經係現代文學之中,最可以體現粵語嘅體裁。創作時候嘅商業考慮,亦非缺點。沙士比亞嘅劇作,當日係同鬥熊場競爭嘅商業活動。唔少宋詞,亦係寫俾青樓之用,並非純粹藝術作品。就算係文藝復興時期嘅作品,唔少都係為咗彰顯主教君王財力而創造。甚至可以講,成功藝術,創作時候都係貼地而創。只會經過時日洗禮,逐漸變成藝術瑰寶。

而且繼承之中,亦能創新。新世代演繹沙翁作品,每每會加入現代元素,例如將故事環境設定成現代,演員改穿現代服裝。各種Cross Over,亦有唔少借鑑或取材自沙翁作品。係香港,近年唔少專業歌手翻唱經典作品,重新編曲,甚至改動作品氣氛,都係良好發展。筆者經常希望,可以再次有類似《雪狼湖》嘅音樂劇。相比二十年前,買飛睇舞台劇似乎已經更深入民心,故此再做粵語音樂劇,或者會比當日更有巿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