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天,在路上我遇見了她。

我們相距一條馬路,約二十步的距離。對上一次看到她已經是兩年前的事,那天晚上我臉上多了一個巴掌紅印,她則是兩行淚痕從未停止,反正我們就是以這不堪入目的經歷完結最後一次見面,同時砍斷雙方的關係。

等著路燈由紅轉綠,我的眼光沒有從她身上移開過。看到她比以往憔悴的樣子,心裡總有種不太舒服的感覺,是心事太多沒人傾訴,還是工作壓力大呢?我開始在想會煩到她的事。以往她都會拉著我把一天的大小事都說一次,非要說到自己都累了才會停口,那時候我覺得這樣很煩,在電話上聽著然後隨便敷衍幾句就算。但現在看著她這個樣子,我寧願覺得麻煩的是我。這刻我總算明白自己為何不敢打聽她任何消息,因為好的壞的我都怕知道。

燈一轉綠,我跟她同時動了起來。她沒有再死盯著電話不放,雙眼不斷看著馬路上的動靜,只是看來還沒有注意到我。記得我曾罵過她總是看著電話不怕危險,而她只會笑著說有我看著她就會放心。她很喜歡依賴,只要有我在一切都想我幫她去做,甚至會在街上突然跳上來要我背她。如今的她孑然一身變得自立起來真的是好事嗎?看著她再沒有平日的笑容,我曾經想過如果有一日看到這景像也許會有幸災樂禍的心態,但原來看到這個樣子我只會感到一絲心痛。過了這麼久的時間我仍然會為了她感到擔心,就像成了習慣一樣。

我跟她只有一步之遙。我看到她仍穿著那件衣服,那件有著她喜愛的那個卡通角色的衣服是我跟她逛街時買下的,沒想到現在她還在穿。我有想過叫住她,約她吃個飯或者喝一杯的,只是她還會想見到我嗎?她對我的印像會否仍然停留在當晚?我不敢再想下去,當晚她的表情我到現在還瀝瀝在目,成了一個揮之不去的惡夢。

擦身而過,成了我們這次相遇的結局。這一步的距離我始終沒能跨過,由我讓她流下最後一淚眼淚開始,我就失去了面對她的勇氣。

「會有一天是她主動跟我打招呼嗎?」走過馬路後我不禁在想,然後馬上搖了搖頭。

接受現實吧,別再騙自己了,這個距離永遠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