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神」是既充滿浪漫主義,又感覺良好的行為。黃之鋒、梁國雄、梁天琦、黃毓民及黃洋達都是曾經/現在被市民抬舉,神聖不可侵犯。他們的一言一語,不論有理無理,都受到大眾所讚頌。就算「神」犯了凡人的過錯,平日「屌人屌到盡」的大眾的胸襟都會忽然廣闊起來。給他們一次又一次機會。當「神」的光環燃燒殆盡,大家便會再造神明,永續參拜。正當我們製造政治明星,同時間,我們亦宣告放棄思考。

香港政客論政質素低,港人對政客的敏感度同樣不足。相信有讀者不認同以上政治人物被稱神,認為自己追隨他們是因為認同他們的理念,出於對改變的追求。無錯,多數政客的出發點皆是善良,甚少有人會為名利而從政。不過任何人面對威迫利誘,也會有所動搖。總有一日,成就了名利的他,再也不見當初的單純無私。開始多了考慮,要為組織前途著想,要考慮資源問題,更積累了私怨。各種因素令到「香港前途」、「香港人」不在他考慮範圍之先。沒錯,論述可以是堅實的。人變,理念不會變。不過大家回想初頭,我們會信服某一理論,是因他人提出論述,再將其推銷給大眾。經過他們演繹,我們吸收再認同。大家不要高估自己的獨立思考能力,一旦政客起了邪念,或者他們意識到自己的影響力,他們大可將論述曲解,為了一己私慾而運用群眾。這對政客來說不是難事,畢竟口才就是他們的Bread and Butter。梁天琦在新界東補選造勢大會曾說過,「如果我有一日唔係做緊自己,就拉我落嚟。」假如有日他真的變質,又會有多少支持者能察覺到?就算察覺到,又有誰擁有足夠勇氣,將自己一手製造的政治明星,親手從天堂帶回凡間?

引述少年Pi奇幻漂流中Pi父親的一句話,「如果你同時信奉多個宗教,那等於什麼都沒信。」不論現時政治人表現得有多團結,面對同一樣事情都會有不一樣的表態,甚至對是非對錯也有不同界線。如果你同時迷上兩三位明星,早晚你會發現他們對一樣事情有不同表述,乃至決裂。到頭來,你始終要依賴自己腦袋,分辯誰是誰非。喜歡造神的人並不可怕。信奉一神論的教徒才是真正無藥可救。只有一位神,只有一套真理。沒有比較,自然沒有對錯之分。日後就算你的神已被打回凡間,要背叛唯一的神都絕不是易事,畢竟離教是需要無比勇氣。

一次又一次的背叛,我們何時才會從教訓中學習?或者,我們永遠也不會。香港人本身厭惡政治,但社會卻教育我們要關心政治,做個盡責任公民。造神的行為不但可以告訴大眾「我有留意政治」,同時間又不必為每一個議題去思考、決定立場,將思考的責任全盤交給「神」來決定。香港人就是怕做決定,害怕自己站錯邊。如果要強迫他們表明立場,他們都愛中立。以表自己理性、有思考、千錯萬錯都錯不在我。現時港人將自己的政治能量雙手奉上給「神」,就算某日「神」做了錯事,責任都盡歸「神」本身,與我無關。這無疑是個天真想法,無奈地,卻是當今香港人的思考模式。某日「神明」出賣了香港人,當初有參與造神的人不要哭哭啼啼,要記得你們的名字也在清算名單之中。

換個角度,或者香港人骨子裡仍然渴望做奴才,一直期待明君出現,等待救贖。到了2016年,五千年帝制早已被淘汰。心屬帝制,雙手奉上自由的香港人仍然停留在數千年前,寸無進步。不論行政長官,乃至民選議員,香港人都只是希望得到大公無私的明君。無視了最基本的人性考慮,人民與代議士之間只屬單純交易,互相利用。你為我議政,我給你名利。他日你再無利用價值,就選別的人。認清雙方角色,我們要以懷疑、不相信的態度去監測議會,隨時有唾棄政棍的準備。唯有不斷篩走呃飯食的爛泥,才有機會挽救日漸腐化的議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