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價值,其實是將蘿蔔吊在企業面前的一條繩。華爾街假設股價能反映公司營運成敗,故CEO必須使股價上升。任期內股價疲弱者,則炒之。

股價波幅玩殘企業

這是一個離譜的假設,實際上一間公司的股價主要受大市大環境、消息、公司派息、大手基金動向、評級機構、傳媒所影響,公司業績只佔很小比數。即使大家都明白股價是受何種因素影響,實際上華爾街價值實實在在影響不少公司的CEO去留,以至公司的運作。以渣打銀行為例,渣打銀行在CEO Peter Sands的帶領下,主打南韓等新興市場,業務有所增長。不過全球各國調查銀行洗黑錢的風潮下,滙豐之類國際大行受打擊,普遍銀行股下挫,結果渣打少不年受牽連,其他小事亦被放大,伴隨其他銀行股一齊大跌,於是Peter Sands下台,換上了Bill Winters。

以結果論,不少公司都不務正業,但求業績表亮麗,今年賺錢就將今年的帳目撥部分往下年。更甚者,業績乏善足陳,就增加派息以刺激股價。一間公司賺不到錢本應多留點資金以作發展,但為了股價反而派錢,如此短視,正因為CEO要在任期內令股價上升,任期外就與他無關了。

不奉行華爾街價值的公司會怎樣?美國有種人叫「維權股東」,先買入你公司大量股票,再公開訴說你公司企業管理差劣,然後企圖左右公司政策,如派息、重整架構等。如果你不上市集資,就不會被這些維權股東、評級機構騷擾。不過上市公司容易集資,以銀彈攻勢對撼非上市公司有絕對優勢。除非是規模龐大的傳統財團,否則難與上市公司抗衡,難以避開此系統。

華爾街價值對CEO有影響外,亦直接影響企業管理。不少公司因為製造亮麗業績表而捽數,因捽數而辭退富有經驗及知識的老行尊,反而主力靠新入職薪酬低的菜鳥,自我閹割,自然強隊變弱旅。為了令菜鳥發揮能力,就不是令菜島變強,而是引入各種架構使員工能力單一,便於控制,更使責任攤分。此種菜島管理主義,就是新自由主義。

除了華爾街價值外,美國尚有矽谷價值。矽谷價值不像華爾街般短視,會審視長遠目標能否達到。不過,標準普爾、穆迪、渾水等等評級機構,以至華爾街日報、彭博社等媒體,或明或暗都很強調華爾街價值,並將之散佈到全世界。

操控價格遙控國家

美國本身有矽谷價值對抗華爾街價值,但它就把華爾街價值散佈到全球。

只要全世界的公司、主權基金都服膺華爾街價值,然後美國只要控制股價、國債孳息,就等於控制那些公司和國家了。

那麼華爾街如何操控國家?小弟試舉油組為例。

油組是石油輸出國組織,即是中東該等國家。這些國家主要靠出口石油來維持財政,如果油價下跌,這些國家就會財政緊張,連帶地緣政治也緊張起來。他們是石油的主要出口商,石油在他們手中,他們說不賣就是不賣,如何使油價下跌?美國先公佈頁岩油研究成功,然後華爾街就有大量石油期貨交易,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等報章報道頁岩油開發成功會令油價下跌,於是油價就跌了。

石油期貨的交易量和金額,遠比石油現貨多。想像你登入論壇,想買一張遊戲王咭,然後該論壇不斷有不同用戶開分身出帖子,說$100元賣出該咭一張。又有不少他的分身用$100元買。於是,$100元一張遊戲王咭的交易佔遊戲王咭交易的比例近九成,於是$100就成了該遊戲王咭的公價。

當然華爾街遠比此種論壇強,而且有評級機構、報紙、通訊社以至銀行配合發功,不過原理是一樣。
美國巡洋艦系統確保世界航道安全、美金流通世界,然後華爾街控制世界財貨價格及公司市值,各企業服膺華爾街價值,追逐股價,結果像追逐蘿蔔的驢一樣被美國牢牢控制。美國毋須控制個別一個小地區,只要控制世界大勢跟美國所想發展,大家用美國提供的渠道去進行各種活動,就可以維持統治全球。

比起日不落帝國大不列顛派總督到殖民地直接統治,美國的簡接統治更高明,也毋須負上統治者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