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將至,又是和大家談談「月亮神秘學」的時間。

相信大家都聽過嫦娥奔月的故事。話說嫦娥的老公后羿射下天上的九個太陽後,從西王母取得不死之藥,豈料嫦娥卻取而服之,結果升天奔月。後來民間對故事加添醬油情節:后羿得藥後,捨不得撇下妻子,於是把不死藥交予嫦娥收藏,不料給徒弟蓬蒙看到了,趁后羿不在家之際,打算用劍逼嫦娥交出靈藥。嫦娥明知自己不敵,唯有當機立斷服下不死藥。

古老相傳,自從嫦娥奔月後,在月宮中陪她搗藥的有「玉兔」與「蟾蜍」,還有吳剛日砍夜伐的「桂樹」。

這段傳說,並未帶上太多的高潮起伏的「情節」,加上自美國人登月並未發現嫦娥女士的芳蹤後,如此古老石山的神話也逐漸少人提及了。

(筆者按:除了幾十年前學者聞一多等考證玉兔乃由蟾蜍演變出來,但近代學者根據出土文物又推翻這說法。新理論指古籍與文物經常把玉兔與蟾蜍並舉,牠們是獨立且同時存在於月亮神話體系裡的)

那麼,「玉兔」與「蟾蜍」又有何神秘的地方呢?聽起來好悶哦!

全球神話一家親

首先,筆者的老套路,用比較神話學去看,原來世界上不少原始部族中都會把月亮與「玉兔」與「蟾蜍」拉上關係!

其中,月中有兔的說法,普遍流傳於南美的阿茲特克人、墨西哥、非洲祖魯人、中華的瑤族等。這些神話的共通點,皆有兔子或兔形之物跳入或被扔進月中,因而形成月中「兔影」的傳說。

有理論指,古人之所以幻想兔中有月,皆因從地表上觀察月亮,月面陰影(即天文學的月海)狀如兔子,是以大家都有差不多的聯想云云。

至於月中有「蟾蜍」,情況相類,也非中國獨有,亦普遍流傳於世上許多原始民族的神話之中。如所羅門群島的土著把月亮看成蟾蜍的化身;北美印第安人認為月亮是隻肚裡裝滿水的蟾蜍;墨西哥人的月亮是女神,當管水,可化身為大青蛙。圭亞那印第安人、北美洛厄特人、美洲桑波伊爾人都說有隻青蛙從大地跳到月亮上。

上古的神話何以如此多雷同之處?有一派學者認為,古人類基於相同的心理發展階段、相似的境遇,近似的文化發展過程,於是有非常相似的原始思維呈現。如此這般解釋,是否足以說明上古人類從開天闢地、洪水、巨人、鳥負日、月中兔、人面鳥、半人魚……等等等等數之不盡的相同神話結構,其說服力強弱,實大有商榷餘地。神秘學論者較傾向的解釋,是「全人類文化同源論」。(另一派當然少不免扯到外星生命上頭。)

說到這裡,關於「玉兔」與「蟾蜍」的奇怪之處就這麼多嗎?

月亮與兔子的重生訊息

神秘學愛好者值得留意,關乎兔子的神話中,更隱藏人類的不死與復生的驚人訊息。

非洲的納馬夸人與霍屯督人,把月亮盈虧視為月亮的死亡與再生。

在遠古時代,月亮想向人類傳達永生的訊息。兔子自告奮勇擔任使者,代表月亮向人類傳達:「就像月亮會死而復生一樣,世人也將死而復生。」這一訊息。

但是,兔子見到人類,不知是忘記了抑或故意歪曲,牠宣佈的是:「就像月亮死了不能再生,人類死了也不能復活。」

兔子回到月亮處覆命,月亮發現兔子假傳旨意,用木棒把兔子的嘴唇打得裂了。兔子吃痛逃命,還把月亮的臉抓傷了。後世人類見到的月球斑痕,其實是兔子的抓痕。

南非的塔提布須曼人也有雷同的故事。起初月亮派烏龜當信差,宣佈人類可重生的訊息,但烏龜既記不住訊息又走得慢,月亮便派兔子跑一趟。但兔子把訊息搞錯為:「我會死而復生,你們將永遠死亡。」

於是月亮唯有再叫烏龜去傳達一次。人類得知兔子亂傳聖旨,便把牠的嘴巴打裂。

同類的人類死而復生與月亮盈虧掛勾的神話見於馬來半島的門塔拉部落、卡羅林群島的土著、澳洲的沃季奧巴盧克部落等。

月神的不死線索

而在中華,我們熟悉的嫦娥奔月故事裡,亦赫然出現「不死」這一主題!

話說嫦娥的老公后羿射下天上的九個太陽後,從西王母取得不死之藥,豈料嫦娥卻取而服之,結果升天奔月,從此永別人世間。

西王母擁有「不死藥」,西王母又是誰?

西王母最古老的造形,比較像部族巫師,後世的「王母娘娘」形象已是演變後的版本。據學者考據,西王母應是「月神」。丁謙在《(穆天子傳)地理考證》中說:「西王母者,古迦勒底國(Chaldea)之月神也。」凌純聲在《中國的邊疆民族與環太平洋文化》中說:「古代蘇美爾的月神稱Sin,有時拼為Si-en‘nu,其音很近『西王母』三字。」

古籍中記述曾見過西王母的人並不算少,而且均赫赫有名,計有后羿、周穆王、漢武帝等。這幾人身處年代相隔甚遠,除非西王母當真是神仙,否則根本不可能是同一人。大部份學者均認同,所謂西王母,應象徵某部落的女酋長,更具體地說,很可能是母系氐族裡,擁有極高權威的巫師或祭師。

有學者認為西王母是青海湖以西遊牧部落領袖、有的指是準噶爾盆地的女酋長、有的把古代羌、狄部落稱為「西王母」;更有人考證出一個「西王母國」,乃距今3000-5000年前的牧業國度,位處青海湖西畔的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天峻縣一帶。 也有學者稱西王母是吠陀的杜爾嘎女神;甚或指她是古迦勒底國(兩河流域,今伊拉克巴格達一帶)的月神。

憑此線索,月亮與「不死」,又再一次拉上關係!

在陝北綏德軍劉家溝書像石(東漢年代)裡,上繪有西王母,左面有一圓月,月中有蟾蜍及奔兔。

本文一開首所說的原始民族神話,月亮欲向世人傳達死而復生的訊息。這些「月亮」,會不會就是中華神話所講的「西王母」呢?

而西王母的「不死藥」,可會是一種月亮巫術?

道家修煉講究採納日月精華,從而達至袪病延年及長生不死,說不定也是從上古月亮神話傳統中啟發或傳承下來,也未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