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之後,各種陰謀論不斷湧現,質疑點解個別既自決派/獨派候選人可以勝選。一時間,似乎鄭松泰係鬼、青政係鬼、自決左翼三子係鬼,連同以前民主黨入中聯辦所以係鬼、公民黨票投三色所以係鬼、人社雨革回塘所以係鬼,筆者身邊朋友曾笑言:「似乎繼海洋公園同迪士尼之後,立法會已經成為香港第三個既萬聖節中心。」
筆者認為大部份陰謀論都有邏輯犯駁之處,不足以取信。而個別候選人勝選,只係新興勢力人數夠多,對方打壓一大片之後,仍然未能全擋,結果令部份候選人成功搶灘。所有搶灘戰既原理都係如此:只要搶灘既人數夠多,一旦淹沒對方防線,自然有人能夠搶灘成功。
但係建立橋頭堡之後,真正戰役先至開始。個別議員係未鬼,其實已經唔係重點。重點係未來對方進攻(如強推有爭議法案)之時,我方能否頂住;我方幾個派別既政網,能否揉合出一兩條實際政策,推行議程。公民社會,就要係並非大勝既情況之下,將議會甚至政府引導去合理方向。
拒絕盲信任何政治人物,原本就係成熟公民社會既表現。醫生每次應診,都會假設病人身患傳染病,小心處理。金融界每單生意,都假設對方存心呃錢,設立制衡機制。所以創投基金,入股之後都會要求由基金任命財務總監,代表基金監察現金出入,就係防止原來既創業者變質,夾帶私逃。成功嘅商業人仕,除左「睇啱人」之後,更重要係要「用啱人」。就算睇錯人,亦要有能力將損害減低,甚至係特定方面,繼續令「錯嘅人」發揮功用。
政治亦係一樣。民主制度既核心原理,就係以制衡防止政府作惡。美國立國先賢寫得最明白:「如果人係天使,根本無需政府。如果由天使管治人間,則無需政府既內外制衡。」相信明星,相信法王,本身就係反民主既信念。
實際上,香港已經進入教主遠去嘅年代。淺黃泛民嘅司徒華、李柱銘、陳方安生;深黃嘅黃毓民;甚至藍營嘅曾鈺成、譚耀宗都係威望極高嘅政治人物。以民間之力,事事監察佢地的確好難。但係當一代教主法王都退下火線,就正係建立制度,制衡本黨議員之時。
傘後成立嘅專業組織,已經逐漸向「制衡己方」嘅方向發展。網絡23條同醫改條例能夠成功拉甩,議會外組織明地施壓,暗裏游說,居功至偉。今次選舉,幾個組織都有發信,徵詢候選人對各議題嘅立場,亦係美國壓力團體慣常既手法。依類問卷,選前提供資料,幫助選民投票;選後則形成白紙黑字既紀錄,明確告知議員選民既關注議案。議員要同其他黨派妥協,亦有證據可依。
如果能夠發展依類系統,令議員同民眾既溝通,由理念提升到具體政策,「出賣選民」一說先會變得有根有據,亦暗合講左兩年嘅「拆大台,餐餐清」既時代新範式。否則停留係議員叫民眾盲信,民眾又不滿任何妥協之舉,議會定必失效。商界某鬼佬前輩,成日教路唔好懶,要監察各項投資,就係要Keep Them Honest。KTH既重點係現實好多職能,必需授權他人。但係授權之中,亦必需事事監察,令代表人嘅表現,合乎我方利益。今時今日,KTH就係素人議政既重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