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立法會換屆選舉,本土派由一席變為三席(由普羅政治學苑的黃毓民,換為熱血公民的鄭松泰、青年新政的梁頌恆及游蕙禎),我們應該為此感到鼓舞。雖然選舉過程中,本土派不斷出現內鬥、抹黑、決裂。不過整體而言,無疑本土勢力開始由小眾圍爐走向大眾。

教主黃毓民意外落選,令人惋歎,這結果令到議會內抗爭力量大減,乃至行政長官梁振英面對傳媒都流露出由衷笑容。失落同時,我們必須反思走錯了哪一步。今年熱普城雖然提出了「五區公投,全民制憲」的共同綱領,論述豐富而完整。但選舉結果告訴我們,他們的綱領並沒有得到選民認同,甚至大多數選民根本未曾留意。

WHY? 是因為講解工作做得不夠好? 還是街頭宣傳做得不足? 論選舉工程,熱普城做得比任何政黨、任何人都做得更勤力、創新。說到尾,熱普城的失敗,都全敗於雙黃一陳的形象和與其他派系之間的怨恨。黃毓民和黃洋達,都被標籤為爛仔、黑社會、講粗口、攻擊同路人。而陳雲在網上瘋人瘋語皆被戲稱未食藥。就算雙黃不斷指出泛民主派與本土派並非同路人,泛民如何如何出賣香港人。在「港豬」眼中,政治派系仍然只有忠、奸之分,建制、非建制。當雙黃攻擊泛民,我們就是狙擊同路人。無論我們有多理直氣壯,無論泛民如何出賣抗爭者,都不要忘記一件事。港豬的政治生理週期為四年一次,他們未曾留意過政治圈中的恩恩怨怨。政治宅認為是理所當然的認知,其實大眾根本亳不知情,無知才是社會主流。他們才是真正決定香港未來的人。我們要懂得去「欺騙」選民,去「呃」選票。

反觀以54,496票高票當選的鄭松泰,就正正反映PACKAGE的重要性。鄭松泰為北京大學社會學博士,現在當任香港理工大學講師。完全是香港人喜愛的中產斯文形象。加上他在有線論壇拆封何君堯的精彩表現,使他盡得新界西的選民歡心。同一樣的論述,不同的人選。得出來的結果天差地别。可見香港選舉,說到底,只是選人。就算經歷雨傘革命、年初一衝突,多數港人的心理都沒有變化。我們不可以再期待有更多港人醒覺,要裝睡的就由他裝睡。
經過種種政治啟蒙工作,本土派的方針要由教育愚民,轉成運用愚民。

部份本土組織是為社運而存在,指罵狗官,衝擊維穩機器。在街頭抗爭中,他們捨我其誰。但當他們開始想走入議會,改革政府,甚至有執政意志。他們玩的遊戲不再是社運,而是政治。政治遊戲講求運用不同手碗以達到目的。是其是非其非,只屬其中之一,絕無可能一本通書睇到老。妥協忍耐,偶爾乃是最佳選擇。盡管直斥其非可行一時公義,我們亦要顧及從政的初衷。有時追求理想之道路,不會保證是正直。與香港前途相比,從政者都很渺小。他們的個人感受更是一點也不重要。所以,為求推求制憲,或者獨立,我們的代議士要懂得放低自我,出賣個人情操,乃至放棄一切道德價值。要記住。為求成功,我們要不擇手段。如果選民喜歡和理非手段,就給他們和理非。如果選民喜歡小清新形象,就給他們小清新。如果選民想要聖人,就給他們聖人。一旦選民對我們判下死刑,再豐富的論述都是廢話。

勇武抗爭不是目的,只是手段。若然帶上面具是無法避免,我們又哪有扭擰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