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共政權不准「港獨」呼聲在校園內出現,結果適得其反,催生多個中學本土組織。

由英華書院學生自發成立的「英華本土學社」,高舉「寧為玉碎,不作瓦全」,表態抗拒中共殖民。東華三院甲寅年總理中學設有「香港前途關注組」,成員於校門外派傳單播「獨」。聖羅撒書院學生更組織「獨立學社」,創社宣言提到「政權越要禁斷莘莘學子的獨立意志,我等則越要大聲疾呼,誓將本土獨立思潮於我校傳揚」、「在校園內傳播香港獨立的思想論述,使香港獨立成為事實」。

學生之所以押上個人光輝前路為香港前途付出,全因這座城市太變態!胡適說得好:「一個常態國家,政治的責任在成年人,年輕人的興趣都在體育,娛樂,結交異性朋友;而在變態的國家,政治太腐敗,沒有代表民意的機關存在,那麼干涉政治的責任必定落在青年學生身上。」

試觀立法會長期被建制派及功能組別盤踞,民間政治冷感者無數,部份甚至主動向大陸人獻媚,歡迎陸客來港購物、陸生來港搶學位。凡此種種,不是變態得令人吃驚麼?

誠然,學生手無寸鐵,既沒軍火,也欠金主,注定遭助紂為虐的校方高層打壓。

不過,「到得前頭山腳盡,堂堂溪水出前村」,當他們長大畢業,投身社會各界時,蓄積已久的獨立自主意識未嘗不可為香港別開新面,把「獨立建國」實現。

前特首曾蔭權日前接受報章專訪,指「有啲嘢 (港獨) 係真嘅呢,你點消滅都消滅唔到嘅」。僅從年青人要求「港獨」一端看,這位曾子後人總算具有些微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