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之後,想起《一九八四》這本書。雖然連男主角亦在自己買來的日記上寫過,革命將會出於普羅階級之中,但在故事結束以後,革命依然沒有出現。

書中的普羅階級因為國與國之間的永續戰爭,造成資源短缺,一切的食物與物資都由政府所配給。政府利用資源短缺的方式,令普羅階級終日要解決吃飯、生存的問題之中。他們光是想生存下去,已經如此困難。那麼,他們不去想自由不自由的問題亦是無可厚非。

但是香港不是一個已發展國家嗎?我們從不缺衣食,食物多到吃不完。我們物資過盛,造成大量浪費。我們在資源上沒有任何短缺,至少不會到危害生命的地步。

那麼,這次選舉結果為何會變成這樣?其實只要在街上走一轉,原因不辯自明。

我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我們只懂工作,不懂生活。瞧!在地鐵車廂內,我們都拿着智能手機,抬頭就能看見電視。我們生活在一個資訊爆炸的年代,但我們的資訊又是那麼貧乏。我們只聽別人的話,想別人所想的,講別人講過的。我們沒有親生的思想,只有領養回來的。

我們拒絕了解現實,拒絕明白自己只是一名沒有枷鎖的奴隸。我們是那群假裝睡覺的人,不願從我們的幸福美夢中醒來。就算有人向我們大叫、拍打,我們依然不為所動。我們比其他人更擅長自我催眠,自以為一切將會變得更好。

或許,我們不配有民主。我們不配擁有任何事物,連自己的生命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