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傳說裏面,潘朶拉打開「潘朶拉盒子」之後,各種邪惡一湧而出,不能收回,唯獨希望仍然留在人間。一般解讀認為希望係對抗諸惡嘅武器。選舉政治,到最後只會係希望之戰:選民投票,係希望代議士能夠改變規則,改善社會同生活。

當然,潘朶拉既故事有另一重解讀:一開始希望同諸惡一齊被封印,足以證明希望都係諸惡一種。缺乏計劃嘅希望,就會變成左膠嘅「俾啲掌聲自己」、「階段性勝利」、「今天係民主最黑暗嘅一日。」廉價販賣希望,只會虛耗民氣,讓諸惡繼續橫行。本土派不滿左膠,最主要就係大家有共識,廉價希望只係精神鴉片,只係假希望。

但係廉價希望嘅相反,並非放棄希望。勇武抗爭,並非處於希望嘅對立面。勇武抗爭嘅最終目的,都係為咗改善社會。但好可惜,無論保皇或泛民,主流媒體分析本土派,總係離唔開廢青論嘅伸延,認為本土運動係生活受壓迫嘅年青人走投無路嘅選擇。勇武抗爭,就變咗如同自殺一樣,係絕望下嘅反撲。對家講解港獨思潮,亦都一樣。港獨成型係雨革失敗嘅後果,相信係各方共識。但係只討論政府失德,而缺乏討論港獨意願,就將港獨思潮,貶成女朋友鬧分手一類嘅鬧劇。中大上次民調,支持港獨嘅民眾,唔少都認為港獨唔會成功,就係港獨論述,未能論述希望嘅最佳寫照。

一日改變唔到依類印像,本土主義都唔可能成為主流。蔡子強係《明報》做票源分析,以最寛鬆嘅定義計,激進泛民、自決派、以及本土派票源超過56萬票,佔總票數26%,同傳統泛民嘅61萬票,得票率28%,相差無幾。雖然今次民主黨席次增加,但係溫和泛民得票愈加萎縮,卻係長期形態,未見扭轉。香港人心思變,已成事實。但係前路如何,完全在乎邊個能夠提出有希望嘅願景。

過去兩年,本土主義靠負面論述壯大,得力於對家打壓,迫出「愈壓迫,愈反抗」嘅循環。但假如出年特首選舉,一旦改行懷柔政策,本土主義將會如何前進?缺乏正面論述,回答唔到「香港代表甚麼」,一旦外來壓力消失,無從借力,就會跌低。只有擁有正面論述,無論外在情況如何,香港人皆能處之泰然,從容面對,先會凝聚希望。

強鄰壓境,敵強我弱之下,單靠防衛式嘅取消普教中,並唔可以確保粵語生存。長治久安,只能夠漢粵分家,確立粵語為獨立語言,並將觀念由「兩文三語」演化成「粵英漢」三語文並行,尊重粵語入文既發展。當承認漢粵分家,就唔會夾硬以西紅杮代替蕃茄,正如tomato唔會代替蕃茄一樣。要撐粵語,重點係多以粵語入文,多宣傳粵語歌同港產片,重塑粵語嘅正面形象。香港嘅整體形象,亦都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