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塵埃落定,熱普城的選舉結果未如人意,熱血公民的領導權亦由黃洋達手中交予擁有議席的鄭松泰,教主寄語泰博多點在議會內與意見相近的人合作,不要像他過往那樣交友為苦。坊間亦有不少討論往後熱血公民的方針應該如何,是否也要一樣講求包裝或轉變某些立場來吸引更多群眾,對於一個自己支持的組織,個人卻認為熱狗往後應該繼續維持現在的風格,不要刻意轉變風格為佳。

相信不少漫畫迷應該看過池上的《英雄本色》/《聖堂教父》,兩位日本年青人希望改革日本社會,透過兩種不同方式從政,挑戰當時一黨獨大的民自黨及其黨魁伊佐岡,在漫畫中末段因為醜聞及民自黨內部分裂,令民自黨無法取得國會過半數議席,當時是民自黨、社民黨及新日本(主角們的聯合組織)三分天下。當時民自黨有成員建議伊佐岡與社民黨合作換取控制國會的機會,對於權力有異常慾望的伊佐岡卻說出下一番話:「沒錯!我們是想取回執政權,但是政黨的政策主張和政治作風是不容變更的!政治立場是超乎於政權之上。社民黨不論政策、政治論理上都是扮演反對派的角色,與我們作風一貫背道而馳的政黨該如何合作。為了政權而拉攏社民黨,對於一直支持自己民自黨的選民而言,無疑是一個背叛行為。」

我想借漫畫來表達每一個政黨都應該有自己鮮明的立場及底線,過往人民力量興盛,就是因為它標誌著要向民主黨票債票償,吸引了相同理念的群眾加入。當年人力蕭黃分裂,相信是支持者也會記得在分裂的時候,其實蕭派是佔上風擁有6、7成支持者,然而四年的過去,人力因為立場變得模糊,甚至與它過往要追擊及不恥的民主黨合作,這對於支持者情何以堪?最終不少人力支持者重回教主一邊,人力的動員力大家也有「目共睹」,曾經可以與泛民分庭擴禮的進步政黨,變得必須仰承泛民鼻息。熱血公民的支持者,相信也是因為熱血的風格和理念而聚集,假如捨本逐末去爭取泛民的豬豬票,泛民又怎會與你公平競爭,自己的支持者也可能因為你的立場不定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