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一恒先生文章《配票何來反民主?》嘗試為雷動計劃辯護。我身為編輯,讓這文章刊出,為的是可以寫一篇文章來反駁。

黃先生說要評論一事是否民主,需要定義甚麼是民主,而民主就是多元聲音,尊重不同人的抉擇。選民使用「排除法」策略去配票也是一種抉擇,所以要尊重。

一些以賭馬心態投「大熱門」的選民,我們要尊重,那麼,以下的人我們是否也要尊重?

1.以「幸運號碼法」,每次都投八號的三嬸(話之佢係容海恩定陳雲)。

2.以「利益最大化法」,投選派得最多蛇齋餅粽政黨的陳伯。

3.以「顏值法」去投最靚仔候選人的小妹(這次她選了鄺仔)。

會嗎?不會,因為這些人是戇撚鳩的,戇鳩選民不配被尊重,他們破壞了民主制度。而「(自以為)聰明選民」,說穿了只是戇鳩選民。

因為自己心儀候選人輸了而咒罵雷動計劃是不對的嗎?不知道,但雷動計劃本身好戇鳩,卻是肯定的事。出於什麼理由去罵不重要,只要那個計劃本身抵罵,那就行了。

黃先生又說,雷動計劃是自由參與的,選民可以自行決定是否跟隨戴耀廷的指令,選民自願配票也是一種民主決定。

如此一來,路邊的祈福黨、「你阿媽入咗醫院」的電話黨,也沒有罪,因為受害人都是自願情況下交出金錢的—都冇人搵支槍指住你個頭,係咪?

黃先生似乎忘記了,雷動計劃刻意摒除了一些本來有望當選的本土派候選人,那個投票指令本身,已經刻意隱去了部份重要資訊,選民是在資訊不完整的情況下被誤導去投票。例如九龍東選區戴耀廷竟是指示選民配票給快必,結果就是幾萬票倒落海讓謝偉俊再次入局。隱瞞資訊的背後原因,似乎與「民主」、「科學統計」相距甚遠。

這個雷動計劃,與街頭騙案毫無分別,選民相信你戴耀廷是學者,沒有政黨背景,是無私的,才願意無條件任他愚弄。但他最後卻因私心令謝偉俊當選,然後黃先生還說選民是自願受騙,會否無恥了一點點?

至於死忠選民不會因雷動而離棄候選人是沒錯,但黃先生有沒有想過,一些本身在沒有雷動計劃的情況下可以當選的人,因為雷動而落選,本身也是侵犯了那些「死忠選民」的權利?他們心儀的代議士本可為他們發聲,就拜戴教授所賜,換了個謝偉俊或者何君堯代表他們,如果這叫民主,那真的悲哀得很。

最後,黃先生說泛民太多名單導致選民有「選擇困難」,太辛苦了。這背後的潛台詞都頗「反民主」:選民不用花那麼多腦筋啦,由我大教授去教他們投票就好啦,WTF?!我地都係唔好講民主投票了,去睇鯨魚表演算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