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戰結束,熱普城大敗,議席分配塵埃落定。黃毓民離奇墜馬,黃洋達下場重演,陳雲建國計劃失敗。毓民被逼淡出政壇,結束政治生涯。陳雲亦心灰意冷,要從此引退。現在只剩鄭松泰一人孤軍作戰。自稱本土派的「青年新政」,得到梁天琦黃台仰為首的本民前背書加持,最終得兩議席。

年輕人進入議會,取代糊混的老政棍,本來屬於好事。回看某黨競選時的表現,能力和論述層次似乎青黃不接。曾鈺成所說殺傷最大的議員沒有回來,無緣繼續議政。往後的議會抗爭政治博弈,恐怕威力程度都大不如前。

我是很悲觀的,縱使本土自決論述入局,可喜可賀。始終他們沒有歷練的識見,沒有與賣港派交手的經驗,更重要是沒有清晰堅定的立場。黃台仰曾在網台透露選舉策略,他望能擴大政黨的政治光譜,在廣闊的政治光譜上,吸納最多票源。為增加爭取議席的機會,不惜將政治理念曖昧化、含糊化。

本來是主張從脫離中國,實踐香港獨立的「本民前」,最終在選戰中,與不知是人是鬼,說要前途自決的「青政」合作。香港獨立是前途自決,維持一國兩制亦是自決,全面一國一制香港中國化,也是自決。就算是PLAN B,是借屍還魂,是政府篩走梁天琦後就要送多三個梁天琦的權宜之計,但兩黨的基本政治理念可以說是不同的。

本民青的選舉策略是成功的,梁天琦的光環成為了最豐厚的資源,為青政站台,三人中送了兩個年輕兵馬進去。奈何議會的餅分不夠,混戰中逼走了靈魂主帥。本土派成為新興關鍵小數,整體CP值提升,但是擂台的個人PvP不能期望太多。

熱普城選舉失敗,只死剩鄭松泰,五區公投永續基本法運動,自然胎死腹中。未來議會四年,就是你「青年新政」的表演時間,推動你本土自決論的表演時間。我安坐,等待你們,等待風風雨雨再次來臨。

勝負已分,只好獨自面對現實。我們年青人甚麼都沒有,只窮得剩下志氣和熱血。我們要把那份意志,轉化為夾縫中的生存空間。至少年輕人死,也死得不難睇。至少死前,留下不屈的意志。靠著虛無的熱血、善變的志氣,能否衝破邪惡的一切?風起了,天雨下,窗外只剩下一片寂夜。我期望我們倒下前,太陽照亮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