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選舉落敗,對毓民來說可謂影響不大。豐富的歷史知識,加上八年從政經驗,作育英才綽綽有餘,何需天天痛斥 689 那麼沒意思?可憐抗爭者今後將再無人於議事堂上替他們作道義聲援,即使有,也不再鏗鏘有力。近日面書出現毓民立法會發言洗版現象,相信這把「議會中不可或缺的聲音」已被人懷念。

我認識毓民是從商台節目「政事有心人」開始。那些年,大氣電波仍然容許一個主持人單人匹馬月旦時事半小時,亦只有毓民有此本事,鞭撻高官、建制派、民主派,毫不手軟。2003 年七一大遊行前夕,毓民曾在電台呼籲,要求於議會內進行肢體抗爭,並批評葉劉「離地愛國」。今天回首一看,他那處不是始終如一?那處不是身體力行?

很多人說毓民是自己的政治啟蒙。其實,毓民本身的行事作風已值得作為後世表揚。他說:「我做一個好老實嘅人,老老實實咁樣做人,頂天立地,陷家剷,到最後就俾呢班仆街話我係衰人……點解唔可以再繼續老老實實咁做人呢請問?」,又說:「我唔需要大家還我一個公道,但我可以話俾大家聽,呢個世界有天理。」世上偽善矯情、指鹿為馬的人何其多,老實做人、持守真理,在往後的日子估計仍能發聾振聵,給後人一當頭棒喝。

黃碧雲一味批評毓民向同路人開火,令民主運動碎片化,彼卻不知「愛之深,責之切」乃任何爭取民主者應有之義。況且,錯了就要認,脅「顧全大局」之名要人放棄批評,這不是逼人埋沒良知麼?毓民本乎真心發不平鳴,何錯之有?

自由主義者胡適常言:「寧鳴而死,不默而生」,李敖則講過:「不怕孤立,才可獨立」、「樹敵為樂,交友為苦」,毓民的心靈,徹頭徹尾是自由派心靈。故此,他正面評價五四,對年青人寄予厚望。

作為自由人,被誤解、一生孤獨是注定的,但孔子曰:「德不孤,必有鄰」,「教主」二字響遍街頭,正是「吾道不孤」的鐵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