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來有危必有機。朱凱迪因挑戰鄉黑勢力,人生安全受威脅,並在警署召開記者會。善良的香港人會說「為甚麼香港變成這樣」、「我們都是朱凱迪」。

既然大家都不相信警方能夠好好保護朱凱迪,而應該依賴群眾力量,這正是香港人正式組織「鄉勇團練」的機遇。

先講「團練」。「團練」古以有之,是民間為了自衛而組織起來的武裝力量。以朱凱迪目前的號召力,加上社運界和政界有大量習武出生的朋友可當教頭,大家集結起來,組成「團練」,再為朱凱迪編制一支近衛軍,廿四小時輪番守護,絕對無難度。

先保護朱凱迪繼而守衛村莊

一旦「團練」能夠組織起來,其作用當然不只用來守護朱凱迪。新界地區,越來越多非法倒泥頭事件和無理收地案件。綜觀過往失敗抗爭經驗,每次有事發生,只是用社運方式,呼籲市民放工得閒來聲援一下,是沒有用的!這樣做難以凝聚士氣。我們要將責任交托給市民,並且有完整的培訓,市民才會真真正正上心去出力效命。

先以「朱凱迪近衛軍」作為組織「團練」的契機,集結力量,再劃分成不同部隊,分派到各鄉村守護,例如粉嶺的馬屎埔村,防止地產霸權侵吞村莊。因為我住粉嶺,而馬屎埔村又鄰近粉嶺市區,所以我只懂得馬屎埔村。至於新界哪些地方需要「團練」守護,朱凱迪一眾人是這方面的專家,由他們分配各地守護「團練」,亦無難度。

團練兼屯田振興農業

「團練」的人數,絕不用擔心,以我觀察佔中、佔旺的經驗,很多市民是樂意分配時間日夜駐守的,而用兵者亦貴精不貴多。只不過當時長期佔領街道,大家無所事事,最終一事無成。我再強調一次,有組織力,參加者各守崗位,各有責任要負,大家做事才會上心。現在,在各鄉村駐紥的「團練」部隊,我們可以實施屯田制。「團練」人員除了接受武力訓練外,亦在村中就地參與農務,生產軍糧。此舉同時可以振興香港農業,令香港糧食日益自給自足,保障香港自治的條件。

佛門警訊是團練代表可供參考

其實,香港目前已經有類似「團練」的組織出現。翁靜晶發起的「佛門警訊」就是一個團練,並有林匡正這種體魄強健之士作護法。香港越來越多假和尚在街頭騙財,而警方執法無力,為了自救,避免更多市民受騙,翁靜晶便組織了一個「佛門警訊」小隊,專門在街上揭破假僧尼的面目,有時甚至上門挑機,以阻嚇這些假僧尼再度行騙。這種民間自救組織,就是「團練」。你以為罵假和尚沒危險性嗎?斷人衣食猶如殺人父母,那些假憎尼向「佛門警訊」中人報復有何出奇?但香港仍然有人肯為公義而以身犯險。只不過翁靜晶的「佛門警訊」較為Ad Hoc,而我上文建議的「朱凱迪近衛軍」及「各村莊守議部分」則是常設軍。

再談「鄉勇」。「鄉勇」是清朝特有的兵種,我在此只不過借用其名稱。「鄉勇」是民間組織起來的「團練」轉化成官方正規軍的中轉站。千萬不要睇小「鄉勇」,曾國藩、李鴻章這些晚清股肱之臣,全是因為在地方搞「團練」出身,其軍隊被朝庭吸納成為「鄉勇」,再轉化成晚清主要軍事力量,而取代滿州八旗軍的軍事地位。漢臣正式上位,可以跟滿州權貴平起平坐,繼而造就後來袁世凱有實力迫使清帝退位,全拜當初漢人自組「鄉勇」所賜。

鄉勇團練乃香港自治立國資本

我們談香港獨立建國,不是經常有人嘲笑我們,香港連軍隊都沒有,如何建國呢?現在係時候組織「鄉勇團練」,作為未來建國後的常備軍了。

即使不以獨立建國為目標,現在亦有很多人說香港要自決和永續自治。同一道理,香港人如果沒有真正屬於自己的武裝力量,與中共談判,如何談!1945年8月,毛澤東膽敢應蔣中正之邀,隻身飛往陪都重慶,跟國民黨人進行歷史性的「重慶談判」,毛澤東所恃的,就是當時中國共產黨在延安老巢及遍佈華北華南各地的解放區,領導著127萬軍隊和268萬民兵。套用毛澤東的說話,如果他手上沒有幾枝破槍,誰來跟他這個共匪頭子談判?

能戰方能議和,無兵任人宰割。又不要講到甚麼建國呀、永續自治呀那麼長遠了,早兩年香港人簡簡單單地談政改,港共政權睬你都有味,對待香港人只顧用大石壓死蟹的方式,香港人「佔中」這種散兵游勇行為,完全沒法子對港共政權構成壓力。香港人,係時候要建軍了,由組織24小時保護朱凱迪的「團練」開始。

給港共政權的通牒

我們從來不用計較「港獨」是否梁振英為自己永續連任而製造出來的事端,我們大可將計就計,假戲真做。「港獨」其中一個條件是軍力。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和自由港,要錢有錢,要軍備有軍備。問題不是香港有冇軍隊,而是有沒有一個誘因促使香港人自行建軍。奉勸特區政府和中國共產黨,若果不想香港出現連結海外勢力與中共對抗的軍事力量,快去壓一壓班香港鄉紳黑勢力的銳氣。若他們唔生性玩出火,香港人迫於無奈組成「團練」,繼而自組政府吸納「鄉勇」,與中共抗衡,中共領導人在香港的大量金融資產岌岌可危!出來行,求財而不是求氣,睇住自己荷包要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