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九一年,王家衛先生拍攝了他第二部電影,《阿飛正傳》。當時他還未是一位人人景仰的大導演,因為還未得到外國勢力肯定。當年的午夜場後,是人人「屌」住走,傳聞有飛仔即場爆粗離場兼叫「回水」,「拍無聊野」、「垃圾」、「唔知拍嚟做乜」是大部份香港觀眾的結論。

「唔明嘅野就係藝術。」這句說話被大部份香港人所相信,所以王家衛拍的明明是商業電影,卻被香港人老屈成藝術電影。

香港人走得很慢,甚至一直停滯。

陳雲這兩年提出的2047大限,其實在《阿飛正傳》的續作《2046》,王家衛就提出了,那是他在九七回歸時所構思的。電影在〇四年公映,那時王導演已經世界知名,電影的評價沒有了粗口,變成「藝術」兩個字。

二〇一六相距一九九一,二十五年,若果當時看入場看「阿飛正傳」的主要是二十多三十歲的年輕人,今天他們就是那群五六十歲的中老年人,是佔香港人口最多的一代,說不明白永續基本法,制憲很難,和看「阿飛正傳」屌住走的是同的一群香港人。

陳雲和熱普城提出的主張很深嗎?王家衛拍的電影很藝術嗎?小弟天生愚蠢,也尚且明白,不過就是香港很多人不明白。有人話是你提出的主張太深,不迎合大眾,輸是應該。跟王家衛的電影票房差,人人說他抵死,應該要拍王晶的屎尿屁,人人看得懂一樣。可以,不過,世上也不會有人記得王家衛。

香港人從來無進步過,經歷什麼都無進步過,永遠後知後覺,甚至不知不覺。當王家衛的電影賣埠國際,得到肯定,香港人才知道自己有個國際名導。他日,香港金融風暴,山窮水盡,層樓被中國收取超高地稅,他們才會想起陳雲的永續基本法。這次選舉,熱普城輸的沒有其他,就是高估了香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