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兩年,本土主義得以發展,主要建基於負面論述。具體來講,就係論述「香港不是中國」。今屆政府施政失誤、北京強硬路線、一系列既中港矛盾,主要訴求都係「我哋」唔想變成「佢哋」,故此要謀求建立身份認同。《香港民族論》算係香港民族首個論述,但係內容主要都係集中論證點解小漁村並非一定要歸入強鄰。嚴格而言,《民族論》只係幫年青一輩開拓思想空間,可以探討「香港係唔係中國」。

本土主義要成熟,就必需要發展正面論述,向世人解釋「香港是香港」。美國民族主義,最精簡版本莫過於「共衛憲法論」:只要認同及捍衛美國憲法,就算係美國人。亦有「五月花論」:大致贊同五月花號清教徒既生活文化同工作態度,就係美國人。依類都係正面論述,明確定義點樣為之美國人。

係草創期側重負面論述,本身並非問題。每個人都經歷過反叛期,其實就係透過反叛行為,確立「我非父母」既身份認同。但係青少年最終都要建立自己既價值觀,要回答「我是誰」。一旦回答「我是誰」,其實就係正面論述,需要定義自己既信仰、認同、與及價值觀。

我認為,本土主義之前兩年既負面論述,只係發展既必經階段。處於負面論述期,論述定必蒼白。今次選舉己經一再證明。當親中派質問香港點解獨立既時候,我哋完全冇還手之力。當然,選舉簁選或令部份候選人欲言又止,但係如果我哋完整既正面論述,其實辯論之際,只需要拋出「為何香港是香港」既論述,根本就唔駛回答好多假設性既問題。

負面論述發展出來既政策,亦都係防禦性。例如取消普建中,只係防止融入,但係實際上唔係一項建設。朱凱迪代表本土左翼,接受《端傳媒》訪問,就將本土左翼同右翼既矛盾,定義成「普世價值」同「排外主義」之爭。當本土主義可以攞出來既政策,就只有取消普教中、收回人口政策等既時候,「排外主義」之名,實在並非抹黑。

但係其實依個矛盾係冇必要:點解要確立香港人身份?就正係因為要守護香港既原有價值,包括由英治傳統下所繼承既「民主、自由、法治」。陳雲都有定義過香港係「華英並茂,古今交集」,其實就係正面論述,但係我哋捫心自問依一年來,我地自己提出過依個概念幾多次?

而且,身份認同唔淨係只有政治認同。假如問一百個美國人美國代表咩野,政治宅會講上面提及既「共衛憲法」或者「五月花號」,極右派系或者會講軍備同星條旗,但係大部份美國人既答案都同政治無關。佢地既答案,可能係飲食文化:蘋果派、美式牛扒、漢堡;可能係體育文化:美式足球、棒球、冰上曲棍球、籃球;可能係流行文化:《老友記》、迪士尼、漫畫英雄片。

再深思其他英聯邦國家,政治認同都好類似,都係支持民主自由、信賴普通法,但係身份認同有別,都係來自政治以外既認同:例如澳洲既袋鼠、紅酒、同資源;英國嘅天氣、文化承傳、同歷史傳統;加拿大嘅楓葉、同騎兵警隊;紐西蘭既「全黑」欖球隊。依類例子,單一而論,都唔會形成身份認同,澳洲人唔會因為純粹澳洲有袋鼠,就認為澳洲人係獨有;但係當方方面面嘅文化都有故事,集結而成既就係民族認同。日本嘅「華夏變態論」同韓國既「小中華論」,都係以哲學文化開始,逐漸建立獨有既民族認同。

所以發展香港民族嘅正面論述,係需要跳出單純既政治認同,著手將歷史、語文、飲食、流行文化、甚至建築、保育、體育同次文化等文化原
素,切合現時環境,重新詮釋。只有當香港人方方面面都感受到自己既獨特性,可以自然咁回答「何謂香港」,香港民族就會自然形成。

要做到依一點,無需大台,大台亦無用。反而各自努力,係自己熟識或者有興趣既領域,持續發聲,形成論述,綜合結果將會更大。對淺黃港人而言,接受個別類別既信息,遠比要佢地一下子接受政治認同容易。舊年齊撐港足之後,今年港人開始明顯關心香港奧運隊,就係單一領域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