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選舉之前,我覺得小麗老師不會跑出,可惜結果令我很意外。意外經過雨傘革命之後,黃絲氣數已盡。雖然小麗在電視辯論中,表現比蕙禎好。不過小麗的歷史就表現出她只是條政治變色龍,加上她指明蕙禎的選民是受愛情荷爾蒙影響而投票,不過本人覺得性愛荷爾蒙一詞更加準確。粗鄙地說,用陽具投票也。就算你真心認為蕙禎的選民是用陽具投票,這樣的粗鄙之語也不應對公眾說。假如,受愛情荷爾蒙影響而投蕙禎,也有可能受愛情荷爾蒙影響而投其他候選人。

而兩人相比,令我回憶起當年的狼豬之爭。唐英年也是個不善辭令的人,在選舉論壇上表現也差。相反梁振英則與他相反,善於語言偽術,巧言令色,博得市民支持。當時香港人便捨豬取狼,今日的結果大家有眼睇。而梁振英,當年譴責過六四,今日卻吹舉鄧小平應得諾貝爾獎。可見其人的性格卑鄙,言而無信。可是香港人總是要犯重複的錯誤。

今次蕙禎與小麗同入立法會。根據往績,小麗應該會狙擊蕙禎。到時這兩個女人,在議會舌戰,蕙禎不改頹態,毫無還手之力。還是重整旗鼓,發火還擊,是個令人期待的好戲。也許到時小麗老師更年期,火力大增。為失色的議會畫上一團濃厚的紅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