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選後分裂,大家一早預料了,所以當時我寫了一篇有關和解的文章^1,當時我是估計不到,左膠竟然在選舉坐正,甚至出現票王。這一刻,我發現,我們沒有時間再內訌,再意氣之爭,因為今次選舉,證明了香港人給機會「左膠」,也不給機會予本土派,已經成為事實。由當初得以前選舉1%支持,到成為票王,趕走黃毓民,他們確實做了很多「本土派」忽略的工作,當我們超前談「香港未來」時,他們就用現在,用民粹,做一些無成果的工作,借媒體發大,包裝到滿有成果,實質無改變事情,用這些方式去扼殺本土派。雖然他們只取三席,但分量卻是大足。

這兩年,我們成功令泛民、民陣、左膠聲勢減少,將學聯脫離左膠的控制,也令大家對七一六四,這些有框架遊行產生質疑。但最後,我們還是讓左膠第一次得到「議席」,近因是本土間的內訌,遠因就是當「泛左支黃」聲勢下滑,本土派無人能夠,爭取其空間,反而讓其他左膠默默而上,朱凱迪和他們土地正義聯盟,雖然支持中港合一,取地產商資源,但他們出來的形象,就永遠是「真正地做實事」,劉小麗乘黃毓民的不覺下,在九龍打下關心民眾的形象。羅冠聰以眾志全力,黃之鋒的殘餘光環,學聯的聲勢,去打入崇尚和平和講究形象的港島。試想想神駒和當時一眾批判黎汶洛多長時間,才令他有壓力退選?而退聯行動又是用了多少時間先叫達至一定成果?當我們以為有基礎時,今次選舉結果,已經推翻一切。

而當他們迫人棄保,不顧後果妄用雷動,短短一星期,就把局勢改變時,我們就關上門,不斷說對方不是,你說他屌票,他說你反骨,不斷火上加油,甚至俾花生友派人,不斷煽動,也不自知。眼白白讓他們坐大,這個惡果是我們要一起承受,不是拍拍屁股,就開始不用面對,當有日你們想走出來的時候,你們就會發現,左膠再次組成人鏈,再建立「泛左支黃」的大台,本土派又再次,於外圍力抗外敵,在內被「泛左支黃」挾擊。甚至,你未踏入去,左膠就不讓你駐足。這個局面,是一定發生,試想想學聯還是健在,各大學還是有「左膠」的教授與門徒,本土派,並不如我們所想穩固。

學聯和學界隨時走回舊路,左膠隨時抬頭。眾志勢會以資源,建立新學生組織,以方便號令「中學生」。左膠必以資源重建大台,蘋果明報混淆本土大義,獨媒立場必成網戰先鋒。鼓吹清算的你,又如何面對?堅持誓不合作的你,又想如何應付?你們還想內鬥到何時?當你們口說清算,一邊說永不合作,無錯,係你們的言論自由,但你們就無想過「後果」?你們正在令局勢無法返轉頭,如果他們想雙方合作,或坐下來會談,你們是否要威脅他們?還是又要講:「佢地還佢地,我就一定唔同佢地合作!」

如果今日這個亂局,是他們樂見的話,我倒是沒有說話,反正他們常說不要拜神,不要迷信,偏偏這些人,卻是以一己之私慾與私怨,和他們口中的「大義」去阻止其他人做事,只要違反他們的教條,就是叛徒,反骨仔。而他們最後會淪為何志光等人,只為私怨而反對的人,我們絕不能,讓這種人阻礙我們前進。

其實重點,未必要全面合作,或一席話後,就可以和解,而是彼此間,應該踏出第一步,勿讓左膠泛民,順勢再興,或者,對某些人來說,現在不是自己所想的局面,請不要再讓對立加劇,這樣給予他們空間和時間,處理眼前的威脅,為達成共識,甚至和解做好基礎。或者,大家對於來說,可能路線、取向、甚至本質是不盡相同,但眼下這刻,左膠復興下,破巢之下安有完卵?我明白好多恩怨,不是三言兩語可化解,但如果彼此不坦誠,不嘗試溝通,最終局面,不是我們樂見,請拿出一點理性,共同合力,勿讓左膠回歸。

1:《選後重建—我們需要一次「偉大的妥協」》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6/09/03/34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