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選舉塵埃落定。投票人數創主權移交以來新高,整體政治生態卻未有絲毫改變。「泛民」老將相繼下馬,換來是舊酒新瓶的中青代和「左膠」連夜趕科場。可以預料,未來的立法會,將會有為數不少的議員,手持小喇叭,默站抗議,然後惡法照舊通過。立法會武功被廢,孰令致之?乃香港「聰明」的選民用選票決定!

「熱普城」提出「永續基本法」,是一套細緻而可供操作的政治藍圖。選民相信有關主張等同延續中共合法管治,「雙黃一陳乃建制派 B 隊」,本身已經強不知以為知。再而將選票投給「公投自決」派,彼根本不知「公投自決」壓根兒是一場春秋大夢!很簡單的道理,「香港眾志」主張 10 年後公投,「青年新政」主張 5 年後公投,5 年後 10 年後的香港居民究竟有多少屬於大陸新移民?多少只懂講匪語?觀乎今次選舉建制派的表現,他日「公投自決」難保會得出「一國一制」的結局,這不是春秋大夢是什麼?

不細究政治論述不打緊,毓民過去在立法會的表現,大家有目共睹。建制派曾鈺成稱許他發言質素高,李怡先生說他是「議會中不可或缺的聲音」,就連以往與他有恩怨的才子陶傑,也在面書上留字加持:「至於引起巨大爭議者如黃毓民,不論其背景及其罵人的激動……香港未來五年 (四年) 仍然需要這個人。」選民將其種種政績置之不理,投下那位在論壇上口齒不清、連「自決」是什麼意思都無法解釋清楚的游小姐一票。支持年青人?彼是送毫無攻擊能力的小羔羊進火坑!

不看政治論述,也不看實際政績,香港大部份選民素質為何,香港適不適合實行民主,經過今次選舉,通通要被重新估計。

有謂選民的投票取態受戴耀庭「雷動計劃」左右。戴氏固然卑鄙可恥 (否則藝人杜汶澤不會斥他為「男拔萃之恥」),但選民自己沒有獨立意志嗎?不懂自行判別哪個候選人比較可信、對香港最有益嗎?由「熄人咪 KO 人」的劉小麗、到天水圍清除泥頭的朱凱迪、大中華學生組織出身的羅冠聰高票當選,筆者始終覺得選民的無知要負上最大責任。

非建制派的議席確實多了,但清一色散兵游勇,車馬炮全失。689 見記者,一副洋洋自得的嘴臉,無他,港人愚蠢,最適合豺狼把玩。

部份本土派支持者知悉選舉結果,激動落淚,我完全明白那份憂忿,那份絕望,那份無奈。不過,誠如毓民所言:「不必懷憂喪志」。畢竟梁頌恆當選已表達出我們對港共打壓「港獨」的強烈不滿,鄭松泰當選則反映「公投制憲」運動他朝尚有成功之日。

況且,就像「科大行動」指出:「醒覺是假象,沉淪是事實。當守不住議會,我們應當著墨於議會外的抗爭。」早日認清和平演變之路已盡,及早準備體制外革命,未嘗不是一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