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多人撐朱凱迪,有啲仲話佢係本土,咁就一於講下佢。真•左翼嘅真,在於佢唔係齋吹而係會好堅持咁將佢嘅理念付諸實行(先不論佢成唔成功),呢一點係值得尊敬。咁左翼做啲咩架呢?左翼的終極目標係將工人階級解放於資本家的剝削by any means,所以左翼理應不惜犧牲一切(包括文化)去對抗資本主義霸權。

呢個就係問題。

首先,資本主義霸權係無可能推翻得到,尤其係咁講經濟理性同利益計算的香港,因為香港根本就係靠全球化同資本主義起家,你叫佢對抗資本主義同斷自己米路無分別。喺無咗冷氣同wifi會死的香港,食既住既著既統統都同萬惡的資本主義有關,你叫人去對抗資本主義霸權?搵食姐,唔好搞到我份工咪得囉。

第二,呢個目標值唔值先?依家現實係,香港文化正喺死亡邊緣苦苦掙扎緊,而我哋亦好有可能成為最後一代香港人。我buy香港民族,係因為香港民族可以提供道德上的推動力去保護香港文化。無文化就無民族,無咗文化就再唔會有真正意義上的香港人,當十年後啲細路淨係識講操你媽而唔識屌你老母,香港民族都算係後繼無人。喺資源同時間都極度有限的情況下,喺對抗資本家同捍衛香港文化之間,我一定揀後者,捍衛同傳承香港文化應該係未來唯一一個目標。

對於左翼做嘅嘢其實我無乜意見,只要同保衛香港文化無衝突就OK,但搞到香港文化就一定唔。撚。得。如果做嘅野於保衛香港文化有益,本土值得同佢合作。本土左翼唔係問題,但左翼本土就好大問題–無論左翼定右翼,最終都只應以本土為先為本土服務。

老土啲講句,沒有香港文化,我們甚麼都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