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普城今次結果可以說是慘敗,唯一高興的是鄭從泰當選,熱血公民終於在立法會有零的突破。但我這篇文章不是去分析熱普城為何落敗,而是問一個簡單的問題。

之後呢?

全民制憲,永續基本法,是利用和平方式去達到香港獨立的最後一個手段。是港獨中的保守派,在衡量得失、希望減少損失之後,所走的最後一步。

但在熱普城僅有一人當選的情況下,就算再加上青年新政的兩人(雖然我從不認為青年新政是本土派),辭職,再全民公投,再全民制憲,再永續基本法,這條路鐵定行不通。本土派在論述方面,陳云根指出的明路已被大石擋住,成了一條死路。

現在,香港獨立的途徑已經只餘下武裝革命這條路可走。

我們沒有另一個四年,不到二零四七年,我們將會是少數民族,我們的後代只能說流利的普通話,寫着一手好的簡體字,不知本土為何物,不知我們曾經有比「祖國」更耀眼的光芒。

陳云根的與中國結為邦聯,復興華夏,實行城邦自治的夢想已經破碎。香港人用自己的選票拒絕了這條生路,選擇繼續沉淪。他們必定會為自己這個決定付出代價。因為再來,我們就要勾結外國勢力,用鐵和血所構成的武裝革命。到時,香港必定被戰火吞噬。經濟民生必定會比現在更加糟糕,要別國救濟。香港只會成了另一個國家的扯線玩偶,繼續當個殖民地,走不出自己的路。

記得國師說過,陳浩天早就在終點。或許,他是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