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塵埃落定,羅冠聰等人高票當選,朱凱廸更成了新西票王,連田大少也望塵莫及。

一個主打環保、城市規劃,一個主打全民退保,一個主打延續雨傘精神(但其實是什麽來的),看來這些議題才是香港人最關心的,而不是本土自主、香港前途。沒什麽的,這或許在香港人眼中看為最重要的議題,看來小弟對香港政局實在太過陌生。全民制憲?還是遙遙無期的空談而已。

反了香港眾志那麼久,最終羅冠聰以第二高票當選港島區立法會議員,說實話是有點不甘—就像看到阿斗當皇帝,利物浦奪英超般,一個沒有實力的人坐在一個十分需要智慧的位置,身邊的人則雞犬升天;更重要的是,看來小弟長久希望庭妹「退黨保平安」的目標繼續遙遙無期,未來女友繼續在這淌渾水裡浮浮沉沉。我不能不承認香港眾志傾巢而出之力量令他們在選舉中打了一場美好的仗,但至今我仍然認為羅冠聰應參選的該是區議會而不是立法會,即使當選後眾志做多少政策研究,議政能力終究缺乏,難以跳出其限制自我的框框(當然電視框則另計,如此吸引人的小鮮肉的確吸引別人眼球)。但我尊重選民的意願,畢竟他是大家屬意的人,有民意授權,只是寄望往後他們是按選民意願行事的代議士而不是見風使舵的政棍而已。看到他們那麼受大家支持,其實也不怎麼樣,希望香港人真的支持他們推行的政綱,包括那財政負擔極重的全民退保、倒退十年的全民自決,別三分鐘熱度。嗯,就是這樣,若再多說也沒法改變他們的看法。

勝利背後,大家彷彿忘了被禁止參選的四人,因為自己的派別當選了,保住了他媽的「關鍵少數」,就自我感覺良好,忘記了本身這個是一個不公平、充滿黑幕的選舉,贏了也不甚光彩。再加上臨時的棄選,真的令我再次思想什麼是公平的民主選舉;選民淪為政黨的投票機器—不論你是建制、泛民,私自配票,把議席看得比政綱還重要,視支持者如無物。好了,現在贏了,你就是制度裡的人,你還會改變這不公的制度嗎?嗯,或許你仍有一點赤子之心吧。

本土派,別因失利便一副「放長雙眼等你地點死」的模樣,皆因浸在溫水的青蛙不知自己正步向死亡,在井底裡的青蛙不知天有多大。「見賢思齊,見不賢而內省」,反思自己需改進的地方,不是叫大家什麼「入屋」、「改變形象」,而是選舉策略(例如:為何好端端的永續基本法會變成「港獨」),其次是控制言行方面也有責任。這個選舉見盡你們朋黨壞事,批評的水平只停留在辱罵的層面,為護主而護短,神化領袖,不認錯,不三思,不慎言—我不是指著某一派說的,兩邊也有這些「二元論」的渾人。可幸,仍見到為數不多的理性討論,希望這些人能多向《聚言》投稿,使《聚言》成為雅典學院而不是互相指罵的地方。嗯,我或許很天真,哈。

至於永續基本法等政綱無法帶入議會,我覺得則不要太悲觀,我相信這幾年內會有其他方法、其他人去帶起討論,畢竟大限將近,只是推動的不是原創者而是充滿光環的天使,他們會把議題包裝得很好(當然不會包括港獨),當他們有地位、有群眾支持時,再加上不知從哪裡來的高深論述—那個他曾經批評為「不可行」的論述,放心他們會幫大家好好處理好永續基本法的議題。不然的話,人大釋法他們也是覺得可以的,總之會辦妥。

最後,希望香港選民好好擁戴你們選出來的代議士,別對政治「三分鐘熱度」。

P.S. 庭妹,退黨保平安,別聽信讒言作無謂的「政策研究」(那不是政策研究是貽笑大方的政治評論),以保住自己的政治生命,可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