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謂民主?純粹選舉政治,一人一票就等同民主?

二零一六年接連著新界東補選和立法會換屆直選,可謂一屆選舉年,這次選舉年出現了許多荒謬絕倫之事,不僅是港共政權、保皇黨的不義行徑,亦有冒民主之名的政黨團體行不民主之舉。多年來,究竟「民主」在香港社會上發展了什麼模樣?

先天制度不義

港共政權與保皇黨粗暴干預地區選舉的詭計層出不窮,把香港政制上僅有民主成分的選舉制度扭曲摧殘,導致今日香港選舉政治出現先天制度不義之弊病。早於年初二月末的新界東補選,禁止「自治」、「自主」等字眼而拒絕免費郵寄選舉政綱,剝奪選民知情權;投票結束,還有票站主任遺失票箱鎖匙,須由警方剪鎖。

及至年底九月初的全港地區直選,暴政和爪牙之暴行越加猖狂──港共政權繞過立法僭建非法的行政程序,外加「確認書」、「電郵問心跡」進行思想審查,以政見篩選,褫奪公民參選和投選權,把二零一四年港人極反對且恐懼中共規限特首普選候選人為愛國愛黨的政見篩選,赤裸裸地實現於立法會選舉之上。另外,更早於投票日前,把未有完全密封的選票、選票箱經陸路運到票站主任的家內,投票安排馬虎且漏洞甚多,選舉公正性存疑。

保皇黨的無恥手段,不僅一如既往,發動配票,以蛇齋餅糭利誘、專車接送並以「掌心雷」引導大批貪心無知的老人投票給保皇黨,直接破壞選舉公正性;還因爭奪地盤而動用黑社會威嚇保皇黨內的候選人,迫使其棄選離港。更有多個品格低劣、存心謾罵的土共嘍囉參選,拖垮選舉論壇質素,與保皇黨的政治明星分演黑白兩角,專門挑起無賴侮辱的罵戰,襯托保皇黨頭目的虛偽理性。

既然,今日香港的選舉制度存在著如此不義的先天缺憾,追求民主的港人還應俯首委屈的遵從這不平等的遊戲規則,天真的憑一紙選票支持這不民主的選舉制度嗎?

人為操控玩忽

令人作嘔的是,泛民主派由新東補選到全港直選的所作所為,竟比暴政爪牙不遑多讓,其不民主的手段露出了假冒民主之貌,若說保皇是真小人,泛民就是偽君子。偽民主派常以「大局為重」、「鎅票論」甚至大談「聰明選民」等論調試圖操控選舉,似是而非的把他們扣連到大局、議席、票源、甚至聰明等概念,假設議席票源本就屬於他們,明示不投選他們的就是愚蠢、不顧大局,此等論調完全無視且損害「民主」人民自主選擇之精神。

再者,偽民主派於全港直選的選舉表現,卻一再跟其高舉的崇高理念自相矛盾,自打嘴巴。先是派內多個政黨毫不協調,紛紛派出多張名單出選,競逐議席;顯然是雨傘革命中他們露出偽民主之面目,傘後本土派壯大而感到其盤踞多年的反對派議席岌岌可危。諷刺的是,不顧全大局、彼此鎅票的卻是偽民主派自身,不顧大局只求議席,就是偽民主派討吃政治飯的狼狽面目。此外,他們一邊假惺惺譴責政權以政見篩選,剝奪參選權,但口講反對專政的偽民主派卻同時扮演當政的嘴臉,以政見剝奪陳國強參選超級區議會的資格,剝奪公民的選擇權。不但如此,他們一邊挖苦保皇黨配票,卻一邊資助民意調查,又以「雷動計劃」直接推薦投選名單來進行其自詡「策略投票」的不民主配票。

更甚者,到了投票日前數天,偽民主派還肆意妄為做出更玩忽兒戲的不民主舉措──大選前兩天,各地區連超區一共高達七張候選名單宣布棄選,包括地區候選人司馬文、徐子見、胡穗珊、張慧晶,以及超區候選人陳琬琛、何啟明、關永業。這幫偽民主派宣布參選前個個也極其自負,不肯協調,到了大選前一刻眼見自己選情不樂觀則急急中途放棄,以大方犧牲來掩飾其怯懦畏敗;忽然棄選,藐視他們提名人的推薦、戲弄考慮投選他們的選民,這是兒戲耍泥沙、不負責任的表現。為了促成名氣較大、勝算較高的其他偽民主派候選人當選而棄選,這不僅是論資排輩、不講理念實力的不民主協調,跟保皇黨周永勤被迫棄選的妥協相差不遠,更是浪費了珍貴的參選機會,輕言放棄是侮辱了那些因政治立場而被褫奪參選資格的受害者。

當今香港的選舉政治之況,就是既有當權者與爪牙合力造成的不義選舉制度,亦有一群利用且羞辱民主的偽民主政客。我等香港人,是否仍須對這朽壞不義的選舉制度抱持期望、是否仍然甘願「不要問,只要信」含淚投票給這些偽民主派、是否仍然盲目的把追求民主的希望勉強扣連上這荒謬的選舉政治?

論香港民主

每逢選舉,許多港人也忽然關心政治,紛議哪些候選人值得投選,與此同時,不論保皇或偽民主派的候選人也都忽然謙卑誠懇起來,收起那任職時看不起人的囂張嘴臉,厚著臉冒昧造訪選區拉票。可是選前選後的景況完全相反,彷似兩個平行時空,政客有政客的議會生活,缺席、睡覺、對罵、拉布、衝擊、賣港等多姿多采,市民有市民的營營役役、麻木續命,賺錢、玩樂、求生、求死、求穩、求變等庸庸碌碌,政客鮮有落區、選民鮮談政治,兩者各不相干。每一屆選舉的一天投票日,於目前香港也只不過是政客與選民之間你情我願的剎那交易,然而此等的選舉風氣竟就是香港目前的「民主」概況。

常有人怪罪於選民質素低下乃香港民主發展停滯不前的根本原因,我說還有代議士質素低下的問題所使然。選民質素低下,多得政治冷感、漠視社會的人,未有盡選民責任監督當權者,此乃推卸人民作主之責;亦多得那些只聽他人推薦唆擺、受物質利誘的人,不分是非投票授權予保皇黨,此乃出賣人民作主之權,兩者皆導致暴政與爪牙促成的不義選舉制度大行其道。不止如此,還多得那些貪慕潮流、人云亦云的人,於投票前一刻才急忙詢問意見並倉促投票,此乃胡亂運用人民作主之權,不論他們投下什麼政見立場的候選人,其毫無獨立理性、毫無主見之表現無疑跟出賣人民作主之權者相差不遠,同樣羞辱了民主精神和人類先賢以血汗建成之文明。當然,還少不了那些犧牲個人意願與批判理性,來含淚投選不合心意名單的人,導致偽民主派續以多年來賣弄民主之名糊口維生。

代議士質素低下之況,保皇黨和偽民主派皆有所見,上述兩派的不民主選舉手段足見大概,在此毋須贅述,也是罄竹難書的。其當選後,不兌現參選政綱承諾、偷偷通過賣港政策、懶理民意訴求、利用關鍵立法權扼住市民支持度等等,俱有實例可循。不用等待當選表現,從今屆選舉論壇上,利用發言機會塗脂抹粉、人身攻擊競選對手等虛偽表現,也只不過直接上演著當選後議會上各說各詞的局面。事實擺在眼前,當今香港政壇上這群玩忽民主、借選舉議席維生的政團政客,乃實實在在窒礙且禍害了香港民主的健全發展。常說民主制度,可藉選票懲治執政者,監督制約政府;可是,當代議士未盡其責甚至背離民意之時,豈要我們顧全大局,不能藉選票懲治無能的代議士?民主制度之中,代議士也應受到人民所監督。

最後,當今香港選舉與議會政治,不論當局制度或參政人士盡皆無法體現民主精神,香港的「民主」只是流於空談美名,又何曾實現過、體驗過、發展過?

渴望民主的香港人,我們不能再拘泥於選舉政治上追求實現民主,倒應還原基本步,重新檢視香港民主的發展面貌(尤其領袖和選民的人民質素)、面向(單向只有選舉及議會政治)、甚至是探討香港社會實現真正民主的可能性和根本問題──香港前途景況乃係決定真正民主能否實現的關鍵。

我們也不能再盲目信賴表層的制度程序,必須從社會的內在根本問題上徹底探討與發展民主;既然領袖與選民兩者的人民質素低下、現時在港執政主權由中共操掌而背棄香港,我們就不能再只當一介選民,不能再依賴一紙選票監督政府。民主,乃由人民親自作主;香港民主的實現,須由我們港人親自取回主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