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政治人物無情,係偉大民族既標誌。」依句話原話來自古希臘哲學家普魯塔克。英國首相邱吉爾帶領英國打贏德國之後舉行大選,但係慘遭挫敗。邱吉爾敗選之後引用依句話,成為經典。梁國雄2004年進入議會,早期既議會抗爭,由一件T,一條短褲開始,一改香港議會既衣香鬢影,引進第一次文化改變。黃毓民係議會八年,改變左議會範式,由早期既掟蕉同挑戰官員開始,到後來以拉布、搶主席台等方法抗衡惡法,都係李柱銘時代未能想像既景象。執筆之時,最後結果仍未公佈,但係似乎黃毓民同長毛,皆會退休。或者依個結果,正係時代進步既契機。

尤其係黃毓民,過去四年自我定位成議會諍友,不停指出民主黨派既不足,得罪左好多人。例如拉布。高層次既拉布係由法案委員會開始拉,透過對條文逐字辯論,一方面爭取政府讓步,改善法例質素,一方面係公眾視線之外,拖延法案,俾時間係議會外集結力量。到左法案委員會末段,則提出修定案。因為現行慣例,立法會主席會將言之無物既修正案,以瑣屑無聊為由剪走,故此修定案必需言之有物,以事論事。法案二讀之後,修正案辯論一般以修正案內容分成幾場辯論,而每場辯論係無時限,每位議員可以無限次發言,每次十五分鐘。只要主席未能夠話議員重覆論點,就唔可以宣佈該項辯論結束。所以有幾位能言善辯既議員,完全可以係修正案辯論階段,將議案拖死。

學理上既拉布,應該係指法案委員會同修正案辯論既發言。用點人數、中止待讀、付委動議等手法,只係玩弄程序,並非嚴格意義既拉布,因為議員係依類程序只能爭取時間,但未可以直接指出法案問題,爭取議會外既支持。黃毓民可能係基於個人矜持,可能係為左豎立榜讓,一直唔肯做程序拉布,故此被政敵圍攻,其中一條竟然係話佢冇拉布。看以荒謬,但觀乎得票,又似乎呃到民眾。

再近既例子,有民主黨派投票日前既棄選。由黃毓民起,熱普城攻擊棄選係非民主行為。但係佢地既完整論述係民主黨派應該舉行初選,係選舉期前就協調出候選名單。但係民主黨派山頭眾多,初選制度又直接損害各黨中常委既權力,所以實行民主黨派初選,難度或者不下於全港真普選:一樣係要求現有高層,交出既有權力。但係如此論述,係香港民眾之間,又有幾多巿場?

不過今次選舉,實際上並非太差。當然選前係希望本土全取八席,然後可以成立本土黨團,正式同泛民建制三分天下。結果雖然折損大將,但係本土派仍然有熱血一席同青政兩席,另外,陳志全既取向亦不明顯。四位當選議員,雖然立場明確,但似乎係選戰之間,並無互相個人攻擊,加上老一輩既性格巨星不再在席,或者反而有合作契機。如果四位能通力合作,同黃毓民當年孤軍作戰相比,效果未必更差。當然,黃毓民係黃毓民,冇人能夠變成佢,但係鼓勵同支持幾位新星行出自己既路,用佢地自己既方法推進運動,應該成為本土中人既共識。

至於議會外既本土派,則更需要努力。本土派總得票超過二十萬票,另外朱凱迪同羅冠聰兩位口稱自決既非本土派再有十一萬票,總得票率係15%。其實由新東補選開始、年中幾次港獨民意調查,到今次立會選舉,都在在證明左本土派已經係香港札根,佔整體民意既15%。今次選舉,無論係理念傳播定係選舉策略,都有種種不足之處,適宜大家思考,繼而改進。

但係以歷史進程來睇,今次選舉,進一步確立本土支持者既數目。今朝已經有大中華黃絲,認為雙黃敗選,港獨將會退潮,世界會回歸佢心目中,雨革前既美麗世界。我地下一步,只能夠雖敗不亂,繼而鞏固己方,重新出發,從而證明俾另外兩個陣營睇,我地永不言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