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幾年,陳雲曾說過一番話,大意是香港要建國,香港人就要面對道德詰問。泛民的道德外貌只有表面,底裡卻是虛偽的,什麼建設民主中國、大愛包容中國人等等都是不現實而且講一套做一套的謊言。香港要復興,就要革除虛偽廉價的「道德」,也就是唾棄泛民。然而,這次立法會選舉泛民受挫折了,但左膠卻勝利了,朱凱迪劉小麗羅冠聰,三個大左膠靠虛假的政綱及清新的形象就取得高票當選。香港人始終是虛偽,擁抱廉價的道德觀。

這次立法會選舉的意義重大,正如我當日在五區公投記者會後馬上撰文,香港面對的是殖民者人口清洗,族群及文化滅絕。一旦中國人口壓倒香港人,香港人就永久地失去民主公投,以及民主變革的可能,香港人一切的聲音及意願將會被中國人口壓倒否決。這是我們當前面對最逼切的最需要明白的狀況。但不論是本土派的同道,又還是普羅香港人,原來都不明白這一點。

和平堵塞漏洞的機會已經錯失了,剩下來除了武力這一方法,我實在想不到別的方法另開一遍天。但你我也知道,目前的香港人又有多少個會願意加入武力革命呢?香港搞武力革命的可行性到底有多少?我退一萬步,假設革命成功了,皆大歡喜,但如果連武力一途亦失敗無法改變,那香港及香港人的下一代,將要過一段極之苦難的人生,要麼接受中國人同化,要麼堅持以香港人的身份在矛盾與艱辛中求存。你們有認真思考過這個問題嗎?

有人在這次立法會選舉,對全民制憲永續基本法百般攻擊,對「熱普城」抹黑挑釁不停。如今好了,計劃的第一步失敗了,你們高興了嗎?你們有何良方可以拯救香港人及香港呢?願聞其詳。

容我借用聞一多的詩作結:
「這是一溝絕望的死水,
這裏斷不是美的所在,
不如讓給醜惡來開墾,
看他造出個什麼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