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的「聰明」選民,不是戴教授所指的策略性投票,而是還原基本步,做個理性的選民。老實說,我真的不明白為何香港選民投票主要的考量會是勝算,這完全是扭曲選舉的意義。

剛剛收到「聰明選民」的電郵,其中說到:「篩選第二關大刀闊斧:毫無勝算者不作考慮,民調尚可但後勁凌厲走勢向上者則可以考慮。」這所謂大刀闊斧簡直不知所謂,這樣看來,小眾候選人基本上完全不能當選,連保證金也沒法收回,除了扼殺他們的機會,也禁止選民選擇的權利—完全不是一個公平的選舉。沒有辦法當選不代表你要棄選,而是代表你要繼續努力;同樣地,高票落選並不應該感到可惜,應為你為何仍有部分選民選擇不投你一票而反省,這才是選舉應有的態度。

最理想的民主選舉,是選民看畢各候選人的政綱後,然後把自己的選票給一個最能代表自己的候選人,這才是「代議士」。什麼勝算、保住關鍵一席、保住關鍵少數、顧全大局,這是政黨的考量,也就是所謂的「選舉策略」,若計算過自己不能贏出議席,可以轉而跟其他政黨合作,但應該在參選前做—節省資源時間之餘,亦使選民有時間去考慮是否跟隨。現在的情況是:A政黨參選期間叫支持者投給B政黨,但目的不是因為政綱相似,而是希望選民為大局著想,道理上說不通。

還有,別人配票,不代表你一定要做;人家破壞公平選舉,不能因此說要還治其人之身,自打嘴巴之餘亦只代表你對議席的貪婪。

各自爬山,才是公平的選舉。擬定選舉策略,衡量利益得失,是政黨的責任,選民只要保持理性投票便可,不應含淚投票,這段話不是叫人投本土棄泛民什麼又或者投廢票懲罰泛民,而是希望香港人還自己一個公平的選舉。大家或許說小弟很天真,但這本應是選舉應有的態度,不是嗎?

今次選舉失望的事情實在太多,有時間再寫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