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梁天琦之無端爭論,明顯是九龍西異軍突起,原本沒有可選性的劉小麗成為大熱黑馬,黃毓民與游惠禎票源重疊,因為選情不利從而心急失言,要發地圖炮來告急,僅是如此。結果,一群青城鄙民馬上飛撲出來,種種莫須有的謾罵,可以加諸於為他們犧牲,現下待罪的年青人身上。

情況十分明顯,乃是梁天琦的政治光環,有足夠的影響力,動搖「首投族」的投票意向。而且,梁天琦的光芒,從來均蓋過沒有誠信的陳雲,由新東補選後,陳某人走去使出陰謀詭計,馬上宣佈參選,也是枉作小人。即使本民前讓賽「Plan B」,青年新政的梁頌恆,仍然可取得相當的青年票,陳雲同樣注定落敗。梁天琦成為神話,正是陳雲日夜吹噓「勇武」,要犧牲青年人成就自己名聲,結果天理循環,報應不爽。他陷害梁天琦,更是令人髮指。當梁天琦簽選舉確認書之後,陳雲以「道德誠信」作藉口譴責,將「以行政手段令選舉不公義」置於一旁,而動用「政治道德」為自己開脫。為何陳雲簽署確認書,就沒有誠信問題呢?「以行政手段令選舉不公義」,無論對陳雲或梁天琦來講,實為同等的事件,而老而不譴責梁天琦,絕對是立心不良,年青人看在眼裏,當然不會理會瘋子。

現下鄙民借黃毓民發地圖炮,竟然可以譴責梁天琦沒有約束支持者。我從來未聽過,領導要約束支持者。馬丁路德‧金,有無約束他們的支持者?甘地有無約束支持者?領導如果有足夠魅力,就會用行動去感化支持者,並不是好似青城鄙民,個個爭住做天兵神,行卑鄙無恥之事,累人累物。

既然黃毓民信言旦旦,要求沒有從屬關係的梁天琦,約束他的支持者。先不要討論事情如何可笑,按同等的原則下,陳某人在選舉工程之中,不斷引發公關災難。先是在二月尾揚言「五區公投,辭職補選」,現下陳雲卻以港共篩選為由,言明今次投票就是當成「公投」,沒有辭職的程序。如此背信之言論,那身為教主的黃毓民,是否要約束一下陳某的表現?

至於永續基本法,乃是熱普城用來作為手段,與共產黨談判。至於具體內容闕如,連公民黨都懂得講要爭取修改邊條憲法,熱普城作為「修憲」的提議人,不可空口講概念,熱普城永續基本法,到底想修改哪一條?熱普城的競爭口號「永續基本法,保住你層樓」,原因在於中共會守約。但當有旁人質疑,許多樓契本超越 二零四七年,他們就力陳中共會用手段將之摧毀,既然中共可用手段摧毀合約,即是不會守約,但永續基本法的理念,乃是建基於中共守約,兩種說法基本上為矛盾。

上面所舉的例子,其實為政客沒有誠信的表現。連自己的行為都沒有約束好,還好意思指責人沒有約束支持者。不如老實一些,話明永續基本法,根本上為中共的旨意,你熱普城只是負責推廣,其餘責任一概不負。好等選民在沒有誠信的黃毓民,與沒有議政能力的游惠禎,慢慢考慮如何「含淚投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