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派早已分裂—政治倫理並不存在》[1],這篇我用「政治倫理」,指出「本土派」已經失去意義,因為兩三年間,彼此並無意識,去建立共識或溝通機制,去避免誤判或誤解,而做成今天敵對局面,縱使有所謂「外敵」,大家也是注意「自身利益」。這篇,是希望各派,選後請拿出一些理性,放下少許原則,思考清楚,彼此的對立、矛盾、敵對是否要繼續下去,直至對方滅亡,

我必須強調,這刻「本土派已死」現在的情勢,如果無人和解,或各退一步下,九月四日後,黨派分裂的情況,只會更嚴重。往後日子,彼此只會不惜一切,不擇手段,把「本土內部政敵」刪除,以確保未來局勢,是可以掌控在自己手中。好多非朋非黨的本土健筆與大戶,在今時今刻,繼續主張:「本土要贏」,其實大家心知,這只是掩飾矛盾,不讓泛民左膠重生,不代表「本土派」依然存在。但「本土派」是一件好工具,所以一定會有人,繼續高掛「本土派」旗號,並且利用「民意代表」去繼續號召群眾,以方便推動自己的政治行動,而不認同者,或不參與者,就有機會被排斥「本土派」之外,甚至加以打壓。

其實上述都是一種重建方式,清除異己,統一言論,統一意志,將民眾想法控制在手中,是任何追求權力的人,都會有的野心,「打造自己的一套」是所有政黨的終極目標,以自己一套去運行一個國家,一個城巿,政客必然擁有的野心。就算他們的口號多漂亮,論述多完整,政策多完善,表達刊幾多為國為民,都會有這種慾望。以現在的大勢,和各黨派的情況,未來一定會出現一家獨大,壟斷本土的大勢,我想大家也不樂此情況。所以在這個推論下,我認為,九月四日後,一定要各派舉行「和解會議」,並且建立共識。

我相信有人睇到這段,一定會想:「我點解要同佢地傾?佢地求我同佢傾啦。」其實,造成今天的局面,是彼此的共同做成,本民前青政PLAN B沒有和熱城普作知會,梁天琦不正面回應黃毓民,陳雲六月對非城邦路線獨派發炮,青政黃俊傑令本土新聞信譽受損,最後是兩邊放任支持者互攻,棄左膠泛民於一邊,劉小麗和朱凱迪可以在尾段發力,隨時左膠復興,係本民前青政熱城普,一起做成。選後,他們應該拿出一點理智,坐下來就彼此的分歧,誤解,路向,作出實事求是的溝通,並以此作契機,號召其他獨派,歸英派,或非朋非黨的本土派,進行會談,達成共識。這個是需要群眾協助,就是當一天未有「和解會議」,一天各派不正式會談,一天沒有正式成果,一天都要杯葛,所有議會外的所有性質行動,直到他們妥協。

我懼怕未來會有「一黨獨大,騎劫民眾」 的情況,利用自身的優勢,去打壓其他的「香港前途論述」,其他的派別,或異見人士。一定有人說:「比起港共同中共,我地有咩權力可言?」大家忘了民主黨和其泛民勢力嗎?三十年來,他們令港人的自由倒退了多少,他們手上的媒體和學者,將香港國民利益,出賣了多少次?更不用談「拜訪中聯辦」後,香港人的局勢,根本嚴重下滑,群眾必須提防,政客把持民意,選舉完結後,勢力一定會有所改變,以現在的情況,我們好難用制度內的「權力制衡」,必須使用,及保護本土派內所有的「第四權」與「第五權」,並且以兩者的結合下,去制衡和監察,未來議會內的任何的「本土派」,避免一派獨大。

正如上文,「本土派」是一個好工具,最少當面對港共,中共,賣港賊,都可以凝聚力量,跨越黨派去行事,但如果現況下去,「本土派」會淪為打壓工具,或各派會變成單打獨鬥,兼且繼續對內互攻,到時只是傷害了香港。其實當城邦派都主張要與中共會談,獨派最後都需要和中華政權和解,大家可以和獨裁政權和談,但不能和香港其他派別和談?難道各派間,真是沒有和解空間?所有反對理由,通通是藉口,他們不想向彼此低頭,不願放下姿態,想獨掌一切。

美國的成功,是基於「偉大的妥協」,或者當年美國的建國者,不覺得是「偉大」,但他們的理性和思想,都非常明白,如果不妥協,一定要堅持他們的利益,不組成強大的聯邦政府,未來的美國,就應付各種問題,他們有這種領悟,先會有最後的妥協。而現在的本土各派的心態,就是「你一定要聽從我的論述」、或者理所當然地認為「你不支持佢,就應該要支持我」,不會有讓步的空間,或不願意坦率溝通,這種情況,任何形式的成功,都會埋下內鬥的種子,趁分歧未到最嚴重,各派應該坐下,認真溝通和達致共識,就算無法和解,也最少讓鬥爭變成可以控制之內。

Footnotes    (↵ returns to text)
  1. 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6/08/31/34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