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盔聲明,筆者沒有任何醫學資格, 以下只是個人對臀部健康的一點研究, 任何人如有疑問, 請盡快尋求醫生專業意見。

立法會議員, 長期坐在立法會會議廳開會, 遇上重要議題, 往往由朝開到晚, 連上厠也往往要爭分奪秒, 臀部長期坐在立法會的座椅上, 難免影響健康, 對此, 筆者對來屆當選議員有以下的建議:在立法會議事廳應多做運動, 例如跑步, 跳遠跳高, 攀爬, 跨越障礙物, 玩馬騮搶咪, 以至自由搏擊都是不錯的選擇;另外, 在遇上喜慶事時, 和其他立法會議員分享雞尾酒, 減低工作壓力都有助臀部健康。

其實筆者之所以寫此文, 是因為近日看到一名候選人 (基於選舉條例, 姑諱其名為候選人甲) , 其臀部健康實在使人擔心, 候選人甲在其黨喉舌, 於八月廿八日晚上的節目中的表現, 顯示其臀部有明顯嚴重老化跡象:候選人甲聲淚俱下指責一些年輕參選人水平低, 看不通時局, 心急上位, 又指那些年輕參選人不應和其選舉聯盟爭奪議席, 先讓年紀比較大的他們全數當選, 因為過兩年他們辭職補選就是那些年輕參選人的世界云云 (然而, 過兩日在卅日, 其選舉聯盟的另一候選人卻表示辭職補選只是備用方案, 筆者十分懷疑候選人甲的水平 — 他連自己選舉聯盟的選舉承諾也好似不太清楚, 在本年三月廿六日在城市論壇中更表示過 「當選即辭」) 。臀部老化的第一表癥 — 明明不是關愛座卻要論資排輩, 要後輩讓座給前輩; 臀部老化的第二表癥 — 視力出現嚴重偏差, 橫直比例會出現扭曲, 在觀察其朋黨以外人士, 尤其年紀比其細的人士時, 會做成「看扁」 的現像, 相反, 觀察自己及其朋黨則會把他們看得比喜瑪拉雅山還高—候選人甲無視自己水平低, 連何時辭職還是不辭職也搞不清, 但卻指責其他候選人水平低, 又莫視選民才有權決定誰可以坐在議席上, 也看扁選民分別候選人水平的能力。最使筆者擔心的是, 候選人甲才卅餘歲, 其臀部老化, 說話的老氣橫抽卻像是千年老妖一樣, 是令人作嘔的難看。

臀部老化之成因

按筆者的研究, 臀部老化, 不外乎兩個可能 — 在高位坐得太久 (據說立法會議事廳的座位都較得很高…) ; 及/ 或人生太過順利; 不少臀部老化者為嬰兒潮出世, 乘著經濟高速成長期之利, 人生順利未遇過挫折就坐在高位上, 坐得久了難免臀部老化。候選人甲卅多歲就已經是博士銜頭, 經常以年輕國際學人自居, 似乎人生未嘗挫折, 或者這就是其臀部老化的成因吧?

臀部老化的治療方法

臀部老化, 如不理會, 患者視力扭曲現象會日益嚴重, 最嚴重者會變成目中無人; 另外也會影響頸部, 患者會不斷把頭抬高, 直至鼻孔向天; 目前為止, 治療臀部老化, 給患者挫折是唯一方法, 但不一定有效—但對人生太順利者一般都比較有效, 尤其當患者看到被自己看扁, 年紀比他輕的人, 更快坐在比其座位更高的座位, 一般都會對病情有重大幫助, 唯年輕人太快就坐在高位也很易使其臀部老化, 所以實行此治療方法時必須十分小心。

如這文 (真的能夠) 出街時 (萬謝編輯寬宏大量) , 立法會選舉的票站還沒關門, 希望各選區的選民, 為著候選人甲的臀部健康著想, 給被候選人甲看扁的年輕候選人一個機會, 給這名以及其他臀部嚴重老化的候選人一個重大挫折, 給他們的臀部一個希望; 未來四年, 也要密切監察一眾當選議員, 在他們出現臀部老化癥狀時, 給他們一些提醒, 必要時在下一屆拉他們下馬給他們挫折, 以免其臀部老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