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到眾志為選舉的宣傳,不禁啞言失笑。

賣力,他們真的很賣力。這幾個月看到庭妹他們的選舉工程,不斷的擺街站去接觸選民——早上擺,晚上擺,淩晨也擺,然後就在中午開會、處理文書,真的不得不佩服他們的毅力(還有就是心痛庭妹的健康)。無錯,由1%的支持度也沒有到現在接近當選,確實很令人鼓舞。不難看出,眾志現在在sell的,是香港獅子山下的情懷——那種不斷努力,廢寢忘餐的拼勁,正如筆者上一篇文章所言,這樣的形象很受中年人歡迎,皆因他們在七八十年代經歷過,現在看到下一代有著他們的影子,支持他們當選也是合理不過的事。

但這又如何?勤奮無錯是一個人的優點,但未必是當選立法會議員的主因。難道當大家看到立法會很多開會睡覺的議員時(雖然這也是事實),就覺得應該選一個不打瞌睡、勤力如牛的候選人嗎?真的那麽熱心賣力去服務市民的話,我想區議會會是羅冠聰為民請命的舞台,皆因區議會與立法會有點不同,真的需要一個十分盡責,處理區内大小事的議員。若香港眾志將現在開街站的魄力放在區内事務的話,應該能獲得不少支持。

再看看羅冠聰其他的賣點。上週六有各界知名人士為羅冠聰站台,這個星期亦有不少千字文說出支持羅冠聰的理由,不少人說他"年輕"、"有承擔"、"尊重人"、"聆聽意見"、"肯犧牲”、"有親和力",更有人說他是泛民主派中"特別亮麗的碎片"。先不說筆者主觀地認爲這些理由和文章十分"文青feel",客觀來看這是一個典型香港"乖乖仔"的形象——不任性、不剛復自用、不自我中心,那些典型香港老一輩對九十後的印象。但是,年輕、有魄力不是當選立法會議員的主要理由:年輕——換一個角度來看就是缺乏經驗。看看羅冠聰這兩年在社運界的成績表:龍和道衝擊事件的失敗、無法修補學聯分裂狀況、以三十七票當選學聯主席(小圈子選舉),再加上他在事件中的言論,可見其不成熟。眾志時期,政綱上先解決不了民主自決的空洞,行動上亦只有"老是常出現"的張德江訪港事件。由此可見,羅根本沒有領導群衆,代表大家的資格,更別説擔任立法會議員了。嗯,你或者說可以從錯誤中學習,應該給他機會表現自己,這樣的話,你更應該支持他參選區議會而不是立法會,讓他慢慢學習。

各位港島區的香港眾志迷,羅冠聰不會是創造奇跡的那個,只會連累你們,你們真的要選一個如此的人進入立法會嗎?我看,還是讓他在地區做點實事,做一個港島區的乖乖仔服侍你們老人家比較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