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清末年因政權封閉落後,不願意改革而最終被人民革命推翻,似乎已成普遍人的印象,然而實際上滿清的執政者,為了與國際接軌,自身也不斷謀求變革,其思維甚至比後來的國民政府及中共更開放前進,民間不少有識之士,也熱衷參與政制改革,催生後來的立憲派與漢獨派之爭。

光緒二十年甲午戰爭爆發,北洋水師海戰後回水軍基地休整,被日本陸軍攻佔擊沉,光緒帝銳意變革,起用康有為、梁啟超等人(ps:康有為的公車上書實際上是虛構的,當年是下級地方官員集體上書給光緒,但康有為被起用後,為了建立自己的威望,收割公車上書的光環為己用)。然而因為改革操之過急,導致成效不彰,榮祿曾勸自己提拔起用的康有為,認為推行過於急躁,地方難以適應,康有為反說只要殺幾個朝中重臣,再不會有人阻撓新政,這番言論種下後來戊戌政變原因之一。

教課書說慈禧太后頑固守舊不滿改革派,所以發動戊戌政變也並不是事實,實際上支持慈禧太后執政的重臣全部是滿清的改革派,一個依賴改革派大臣來獲取權力的女人,怎麼可能會反對改革。慈禧推倒光緒的最大原因,是因為當時光緒眼見中國人根本不懂何謂現代政治,剛巧日本伊藤博文辭去首相一職,康有為提出不如乾脆邀請他來滿清執政推行變革,光緒稱善派人請教伊藤博文,而伊藤博文建議應美、英、日、清組成合邦四國,將兵制改革及稅務交予四國中的最優秀人材處理。慈禧雖然支持變革,但思維並沒有如此超前,假如將兵權、稅收外判他人,無異是肉隨砧板上,這才是慈禧推倒戊戌維新的主因。

一九零五年日俄戰爭爆發,日本立憲制國家戰勝君主專制的沙俄,滿清舉國上下忽然驚覺「立憲」魅力不凡,當時漢獨派在民間已經營多年,開始有一點聲勢,只是「立憲」登場,不少支持漢獨的革命派也倒戈至立憲一方,「立憲」的最大魅力莫過於能夠以和平手段讓平民參政,過往參政需要透過科舉考試,門檻高機會少,後來科舉試被廢止新學登場,卻成為沿海城市的專利,「立憲」卻不同,只要在地方俱備人望,不管自身學問如何,仍然可以透過地方選舉參政。漢獨雖然也能讓利益重新洗牌,但畢竟雙方武力衝突難以避免,對於有產階級來說「殺父之仇易忘,奪財之恨難消。」政制改革怎推行也可以,前題就不要影響我的利益。

在滿清官員中,以袁世凱推行立憲制最積極,因為立憲制一旦確立,以過往功績及名聲他必然成為內閣一員,不必像過往因皇帝一時喜惡而被罷免掉官。在整個立憲計劃中,袁世凱意圖一步到位,將整套西方式內閣制搬在滿清實行,得罪了傳統利益集團,引發「丁未政潮」,當袁世凱扳倒政敵後已經是一九零七年,立憲制繼續推行,地方開始實行投票選舉,在這個良好的開始時,卻遇上慈禧太后健康日差,深怕自己死後局勢無法控制,於一九零八年頒布《欽定憲法大綱》,於九年之後才再實施立憲。

慈禧死後掌權的是攝政王載澧,他上場後第一件事便是想肅清袁世凱,後得張之洞等人求情,袁世凱才免於一死下野,載澧這人是滿族主義優先,導致後來與立憲派決裂不歡而散倒向革命一方。個人覺得清末的立憲派與今天熱普城的永續基本法、公投制憲有點類近,同樣是在一個專制的強權下爭取不被干涉的自治(當然晚清比中共開明很多),以一種先禮後兵避免流血方式爭取自治,獲取最多的有產階級支持,假設最終和平手段用盡,才以另一種手段爭取。

漢獨在本人過往幾篇文章也略略介紹過,這裡我只想將港獨派與晚清漢獨派兩者混而一談,提起港獨派最容易被人質疑的便是怎樣獨立,獨立後應如何自處,在這裡我不得不稱讚陳浩天是唯一一位有實際理論及建議的港獨派,還記得他曾經鼓勵有港獨理念的人加入政府架構,當時有不少人恥笑他既然支持港獨何解進入建制,這其實是有一個歷史根據,當年清末革命團體文學社,便是招攬成員滲透入武漢的滿清新軍,滲透成員多達四百人,後來在軍中宣傳革命意識,拉攏多二千名新軍加盟,既能讓革命者接受像樣的軍事訓練,也真正是解決了u no gun的問題,過往孫中山多次起義,只能用錢招攬烏合之眾,籌措軍火也十分困難,文學社這種舉動是針對孫中山的失敗吸引經驗而行。

不過引用《火鳳燎原》的句子,當年革命軍只能起義不能號召,武昌起義後雖占領城市,卻無法得到人民響應,周邊的居民都觀望不入城進行買賣,導致城中爆發糧荒,後來得立憲派湯化龍出面支持革命派,兩者暫時大和解合作,才順利推倒滿清。(漢獨視立憲為保皇守舊派,立憲視漢獨為空談派,造成後來雙方決裂,不過兩者最終理念都是自治沒有抵觸,只是進行的方法不一樣)

相比起文學社的謹慎,漢獨派也有一些流於喊口號魯莽的起義份士,他們便是擁有光環的徐錫麟與秋瑾。當年清末安撫巡府恩銘是少數的開明派及改革派,在他治內地方推行現代化建設,他還有一個缺點就是太愛提拔年青人,恩銘愛惜徐錫麟之才,提拔他為左右手親信,縱使曾經有人告密徐錫麟在他背後很多小動作,恩銘也一笑置之,還親自告訴徐錫麟有人告發你很多小動作,希望你好自為之。

徐錫麟與秋瑾等人怕日久生變,二人約定在安徽巡警學堂畢業典禮上發難,先發表革命演說,然後拔槍向恩銘連開八槍,本欲劫持學警持武器叛亂,只是恩銘過往為人開明,對徐錫麟又有知遇之恩,扶助你上位,想不到不顧道義反咬對方一口,學警自然不恥他為人一哄而散,起義失敗被捕。

最後作為一個新東選民,本人與丈夫會投熱普城一票,我們對於永續基本法都抱有一定的疑問,然而我們支持他們的原因,只因為他們是唯一一個政黨有一個實際的時間路線圖,是龍還是過街老鼠兩年時間便可以見真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