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時局混亂,各黨派均施以明槍暗箭攻擊其他派別,甚至是同一派別的候選人,然則大都水平甚低,實在是不堪入目。失望之際,翻看歷史,讀到宋太祖趙匡胤的故事,不禁心生感歎:千百年來,從政者的政治手腕不進反退,趙匡胤黃袍加身的美談恐不愎再矣。

黃袍加身是宋太祖趙匡胤代周稱皇的橋段。話說在五代十國時期,戰事紛亂,趙匡胤在年少時加入後漢樞密使郭威的軍隊,隨軍東征西討。不久,郭威起兵推翻後漢,建立後周,是為周太祖。趙匡胤亦獲加官進爵,此時趙匡胤得郭威養子柴榮寵信,調任趙氏於其帳下。數年後郭威卒,柴榮繼承皇位,是為周世宗。他是五代十國少有的英主,文治武功皆有建樹。他十分器重趙匡胤,在兵變頻生的時代仍任趙氏掌中央禁軍。然而世宗在數年後病故,幼帝柴宗訓即皇位,趙匡胤在此時仍掌兵權,若論恩情倫理,他應好好輔佐幼主,鞏固大周江山,以報答先帝的知遇之恩;但他沒有惦掛世宗的恩情,卻選擇恩將仇報,看準幼帝無知,未能執政,趁機策劃兵變,由其朋黨訛稱敵國入侵,給予趙匡胤披掛出征的機會,當軍隊行至陳橋驛時,兵士嘩變,拿出黃袍披於趙匡胤身上。及後,趙匡胤率軍班師回朝,迫令幼帝禪位給他,之後便建立了大宋王朝。

若以今日的道德倫理尺度來推論,相信有不少人會走出來破口大罵趙匡胤反骨。「趙匡胤你知唔知咩係政治倫理?」、「人地幫左你咁多,你唔幫手照顧幼主不特止,仲一個唔該就走去群埋你D朋黨度,想推翻後周?」之類的說話,應是不絕於耳。的確,驟眼看來他是一位恩將仇報,毫無倫理及原則的小人:先帝百般提攜照顧趙匡胤,換來的是趙氏聯同朋黨,背叛先帝,以圖建立自己的王朝,但事實上他在後世甚少因此事而背負反骨的罵名,反之,後世卻因其在皇位的功績而奉其為一代明君。

然則,趙匡胤明白朋黨就有如癌細胞一樣,有深遠的禍害,癌細胞一發作,便能置人於死地;同樣地,這些朋黨今日既能推舉自己為皇,他日當自己不合朋黨的心意時,這些朋黨很有可能一起合作,推舉別人為皇,取代自己。故他即皇位後不久,便約見手握兵權的高級將領,表面上是一起飲酒作樂,實際上卻在席間故作感言,威迫利誘他們交出兵權。次日,這些將領紛紛請辭,太祖亦贈予他們豐厚的賞賜,確保他們生活無憂,不再戀棧權位。

趙匡胤的成功絕非建基於遵從所謂的政治倫理。他首先是和世宗及其他權臣打好關係,耐心地等待上位的機會,進入後周的權力核心;而他在手掌兵權其間行事十分謹慎,以免招人話柄,同時亦繼續與文武大臣保持友好。然則這並不足以使其奪取皇位,因世宗其時甚得民心,且年紀與趙匡胤相若,若非他早死,遺下稚子,趙匡胤想篡位基本上是無從入手。到了幼主當政之時,趙匡胤才能果斷地發動兵變,建立趙宋。

靜待機會、廣交友好、謹慎行事、當機立斷等,這些都是成就大事應有的態度,趙匡胤做到了,加上鴻運當頭,才能成就趙宋的霸業,若趙氏選擇與世宗硬碰,或是在兵變期間猶豫不決,那麼他的下場很有可能是死路一條,還要背負反骨、無倫理、結黨搞事等罵名,遺臭萬年。這個故事絕對值得今人借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