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屆選舉氣氛較弱,李怡前輩的分析認為係無力感所致(《世道人生:香港市民冷漠嗎?》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0901/19756456)。在文章裏,佢指出何韻詩既演唱會、《十年》既街頭播映會、獨派添馬集會等,人數都以萬人計,係超乎想像地高,印證左香港人已經政治醒覺。但係立法會選舉既冷,可能係因為一方面制度不公,有利於能統一行軍令既建制派,令普通人覺得投票都改變唔到現況;另一方面非建制派內鬥,或令選民對所有名單都不滿,減低投票意欲。

其實建制派要贏,其中一個重點就係低投票率,所以對方完全有誘因冷處理選舉。尤其係現行既餘額法之下,要防止名單第二位當選,我地做到既就係總投票數目夠高。總投票數目一高,名單首位所需既法定門檻就愈高,實際上名單第二可以攞到既餘額票就愈少。(註:前線科技人員既FB有短片解釋背後數學原理。)睇通依一點,其實反制之法最簡單:鼓動投票。對於政治認識唔深既朋友,就算取態係票投大熱或大冷,都應該鼓勵,從而提升總投票率。

另外,今次選舉新聞實際上好詭異。建制派候選人退選,客觀政治效果係打擊另一建制派候選人選情。曾鈺成接受中國傳媒訪問反梁,訪問上載左之後又下架。《成報》與《文滙》、《大公》火併,矛頭直指梁振英。傳媒報導傳聞在港中資企業既高層被要求簽「軍令狀」幫手固票,另外又有各種機構式動員。所有新聞似乎都暗示,建制派並非鐵板一塊;而且某位操盤人,似乎愈來愈急,手段愈用愈狼,但俾人睇到佢愈來愈控制唔到情況。傳媒報導耳語,某人或需為選舉失利而負責(《【獨家】中聯辦逼中資老總簽「軍令狀」助選》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60831/55582299),似乎所言非虛。

大家切記,2015政改一役最後結果係8:28,原因就係建制派甩轆。雖說事後解讀為缺乏統籌,係執行問題,但係當時亦有耳語,係建制分裂之始。再觀察今屆選舉,其實建制完全有可能再次甩轆。對方甩唔甩轆,我地控制唔到,但係推高我方投票率,則係我地可控制之事。《孫子兵法》所言既:「先為不可勝,而待敵之可勝。」,或者就係依種心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