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左過去幾日嘅發展,似乎我城光譜右端,總係逃唔過分裂、內鬥、繼而衰落嘅困境。如今再論誰是誰非,或者背後有冇敵對勢力滲透,都已經唔係重要。筆者正職從商,總希望係每個事件之中,搵到龧光。過去幾日,一洗選戰初期嘅冷漠感,本土各派都士氣重臨。剩番落來仲有幾日,希望各方能夠各自努力,以依股動力儘量動員支持投票。係現行嘅比例比表制之下,最後幾席贏輸嘅票差,只係幾千票。只要每位「上心」嘅支持者,各自動員五票,幾百個核心支持者,就可以帶來幾千票,足夠改寫歷史。所以與其抹黑其他人,不如自發打多幾個電話、寫多幾個whatsapp、甚至落街站幫手,都係更有效嘅方法。

而且亦唔需要為分裂懷憂喪志。光譜極端不停分裂,本是常態。首先,香港嘅政治光譜,尚在演變。自2004年起,激進派每次分裂,都催生出更激進嘅理念。而且每次分裂,溫和派就需要吸收原來嘅激進主張。最簡單嘅例子,各位能否想像,李柱銘或者陳方安生,參加拉布或者搶主席台?但係佢地嘅直系繼承人,今日都要做依類行動,先勉強算係黃營中人。

台灣自七十年代,都經歷過百花齊放,不停分裂嘅時代。直至近幾年,先慢慢穩定到現有嘅光譜。或者香港都係尋找緊光譜極端到底可以行幾遠,然後先會穩定到某個平衡點,令各派系嘅陣營漸趨穩定。
戲稱梁振英做暗黑港獨之父,其實冇錯。如果唔係佢撕破依層面紗,今次選舉嘅本土主義或者尚未清晰,無論係淺黃嘅「國際本土」、新西嘅「左翼本土」、甚至建制嘅「非分離本土」,都會爭取到曝光,長遠而言,會令建構本土主義嘅「創造性破壞」,需要再多幾次分裂、重建,虛耗光陰。而家撕開面紗,反而令港獨迅速成型,光譜未必再有右移嘅空間,今次選舉之後,光譜有可能會逐漸穩定。
更加重要嘅係光譜極端嘅政治領袖,往往都係經過自然篩選,總會各自問題。如果CV完美、外型討好、能言善辯,早就入咗公民黨或者自由黨,正如名大校畢業生,大都會加入頂級商業機構一樣。會加入光譜極端,最好嘅情況係真心支持非常偏鋒嘅立場,但係會支持偏鋒立場,本身就係同社會主流意見背道而馳。「雖千萬人,吾往矣」,一方面係英雄氣概,但係另一方面就係自傲、不聽人言、不合群之輩:係大公司面試必死嘅性格缺撼。

縱觀歷史,革命家都有各種缺撼:孫中山都有三次婚姻,甚至拋棄咗日本嘅家庭;上海時期嘅蔣介石,就幾次係日記自責亂買股票同召妓。不過傳統華夏史觀,需將領袖神化,先至會為尊者諱,令人忘記其實性格巨星,其實先係歷史推手。要一眾性格巨星合作,當然會有一定難度,有人甚至比之為牧貓。所以「拆大台」模式漸成主流,就係因為冇大台之下,各性格巨星各自努力,反而有一定成果。

但係到咗選舉,目標有限,山頭眾多,自然就會出現問題。而且選戰演變迅速,一個月前嘅協議,永遠追唔上發展。現行嘅比例代表制,後面幾席嘅差距又小,民調嘅誤差值往往大過實際嘅勝負差距。故此極容易出現同室操戈之事:建制派雖有宗主,但各類明爭暗鬥,亦都係層出不窮,不遑多樣。如何有效仲裁性格巨星之間嘅矛盾,或者最後就只能夠交付選民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