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7一國兩制完結』,其實係咪『熱普城』嘅選舉噱頭?目的只為恐嚇市民吸票??」

事實上,據筆者所搜尋到的資料,香港本地最早提出一國兩制2047延續問題的,甚至不是參選新東的陳云根,而是終審法院前首席法官李國能。李國能法官在2013年接受南華早報訪問時,談及香港最遲需在2030年解決2047後一國兩制的去向,以及處理牽連甚廣的香港人產權問題[1]

香港社會一向尊重法官及其專業意見,李國能作為一名享譽海內外的終審法院前首席法官,決不會在一國兩制這種大是大非問題上胡言亂語、誤導公眾。故此,李官在2013年就對媒體提出2047問題,是非常具有前瞻性、參考性,值得全香港社會去高度關注。

陳云根博士在2015年開始研究2047年後的香港前途問題,經歷年半慎重思量,最後決意在今年參加「五區公投、全民制憲」運動,參選立法會,推動修改基本法、永續基本法。這絕非什麼「陳雲今次食藥未」或「妖言惑眾」,而是呼應李國能法官的重要觀點,打破香港政界、媒體界對2047問題的刻意冷待,坐言起行,幫助香港自決前途,啟動歷史上首次由港人自主的主權再確認工程(之前香港的4次主權變更,都是由境外政權話事,香港本地人無緣置啄)!

「乜基本法有期限架咩?好似基本法冇寫明『本法至2047年完結』喔!」

表面上,基本法確實「冇」限期,但如果各位查維基百科便可知,其實「Basic Law」這個東西,本身便是指那些臨時性的實然憲法[2] 。講返香港特區基本法,雖無寫明基本法幾時完結,但基本法裡面卻有一項十分明確的時效性陳述,那就是基本法第五條:「香港特別行政區不實行社會主義制度和政策,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 。

字面上,「五十年不變」的,似乎只是「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現在坊間有質疑意見認為,所謂資本主義,並無太大意思,尤其是香港本身有公營房屋,有公營醫療,有一些基本的社會福利,特區政府在曾蔭權時代已經公開放棄積極不干預政策,香港實際早已經沒有什麼資本主義了。故此基本法第五條並無實質意義,不足以說明「基本法完結」咁大件事。

但是,我們需要知道,基本法並不是有香港或西方憲法學者所撰寫的。當年59名基本法起草委員,香港委員只有23名,其餘36名都是中共委員。在80年代的中共官場,共產主義意識形態仍是根深蒂固(其實到今日都係),在中共官員眼中,香港不是共產黨獨裁的地方,實現市場經濟,奉行普通法、英式公務員管治,保護私有財產,有發達的商業經濟。於是中共老幹部們便管叫香港這套政治經濟制度為「資本主義」制度。這個稱呼,亦具有意識形態對立的意味,資本主義VS社會主義,這也是香港為何要落實一國「兩」制、保持中港區隔的關鍵要素。

遠的不說,就在今年較早時候,廣州市法院判處4名聲援香港雨革的運動人士「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成。廣州四君子的辯護律師其後對傳媒表示,「這個判決不僅是對言論自由的一種打壓,而且實際上,也是對一國兩制這宗旨破壞,你既然承諾香港搞資本主義就應該同意香港搞真普選,所以這個肯定是無罪。」

由此可見,資本主義在中共或中國大陸人的眼中,還代表著可實行民主普選(資產階級選舉政治)的意味。由此可見,基本法中的「資本主義」四個字,絕非廢話,而是有政治同法律上的實質性意義的,這四個字其實就是對香港現存的民主、法治、同人權保障的根據。這一點,連大陸的維權律師都看得比香港人清楚,真是令人哭笑不得。

故此,一旦「資本主義」滿50年後,香港屆時「變」的話(實際上現在2047年未到,中共已經急不及待地想改變香港了),資本主義的實質性內容——民主、英式法治、人權、私有財產權、英式公務員制度,統統都有機會發生顛覆性的動搖——不是現時中共採取的滲透性破壞這些權利,而是徹底性地取消這些「資本主義」屬性的社會特色!

一句到尾,香港冇「資本主義」就冇基本法,資本主義寫明只是50年不變,那麼2047年後基本法仲有冇得留低,大家一目了然啦!

「永續基本法同我層樓有乜關係?香港唔係有999年租期嘅政府地契咩,有乜好怕?」

由於香港冇私人產權土地,自1842年以來,香港所有土地都系由政府批租的。誠然,香港土地租契比較複雜,英治政府曾經批租過一批為期999年的土地,這些土地,多數集中在香港島舊時的海岸線。例如今日的太古城,尤其是由前太古船塢發展而來,而前太古船塢屬於999年租約。根據中英聯合聲明附件三,凡是香港政府在1984年之前所批出的超越1997年6月30日的土地租約,特區政府予以承認及按法律保護。但在1984年至1997年6月30日過渡期間由香港政府所批出或續租的土地,其租期均不可以超越2047年,即是2047年政府地契約滿。

以香港十大屋苑為參考[3] ,翻查資料,其中就有4大,是在主權移交過渡期批出發展土地,另外有2個屋苑,雖不是2047年政府地契到期,但到期年份均在2047年前後附近。總括來講,光香港十大屋苑就有六個,直接受2047年「大限」影響其未來產權問題。

關於香港土地2047年到期問題,早於2012年,中原地產主席施永青就已經撰文提及[4] 。陳云根博士在今次立法會選舉,提出「永續基本法,保住你層樓」的主張,就是希望通過解決2047年後香港的管治權同主權問題,通過永續一國兩制,讓2047年到期的物業,屆時可以繼續在英式法律保護下,循保護私有財產的原則,繼續由香港人的執政的政府來負責續約事宜,而非由到時可能出現的中共國土局來循大陸式的「徵地」、「強拆」、「補交地租地價」來處理。

「我住緊政府公營房屋,2047大限係咪唔關我事?」

截至2015年6月,香港共有236個公共屋邨,總共785,992單位,香港政府運作著世界上規模最大的公營房屋系統,由此香港房屋委員會也成了香港最大的單一業主。

2047年後,如果香港的管治權同主權發生變化,尤其是近年中共加強對香港的同化政策,來自西環的「第二套管治隊伍」 [5]不斷染指香港內政,以及推動「中港融合」。一旦2047年中共趁一國兩制屆滿,中港亦在社會、文化、人口、管治上趨向類同,中共便很有可能順勢於屆時全面落實「一國一制」,到時的特區政府,亦有可能已經失去實際管治功能,僅淪為一個擺設。在中共直接接管香港之下,目前屬於香港特區管理的龐大公屋物業,也極可能落入中共住建部之手。成功的公營廉租房屋是香港本土政府的一大管治特色,環顧世界也屬罕見,更遑論從無成功營運公營房屋的中共政府。以「經濟發展為中心」、「一切向錢看」為執政風格的中共政權,到時會否改變公屋廉租政策,大幅增加香港公屋的租金,與市價租金看齊,以榨取香港基層市民來為中共官僚謀取暴利,就實在是香港未來仍會長居公屋的人的一大夢魘了。不要忘記了,幾年前中共模範香港搞所謂經濟適用房的制度,結果冇幾年就政策走樣,所有經適房都被貪官污吏倒賣牟利。2047年一國兩制完結,中共直接香港,基層市民冇錢,隨時連公屋都冇得你住呀,你話大鑊唔大鑊??

「中共憑咩俾你香港修憲永續基本法?中共永續基本法有乜好處?」

中港區隔,維護香港的資本主義制度,對保護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穩住中國大陸的經濟,一直以來對中共政權都是十分緊要。中共多年來一直希望在大陸複製香港,例如搞乜上海自貿區、天津港,但統統以失敗告終。事實證明,香港的特殊地位將長期不可取代,以上這些都是老生常談,筆者不再重複了。

事實上,修憲永續除了符合中港雙方利益外,這更是香港人一同創造歷史的百年難得機會。香港人一定要對2047後的前途問題表態,向全世界講清楚我們的訴求,將修憲、永續一國兩制,確立香港自主權通過議會提案及公民運動,轉化為一項擺在中共政權眼前的政治選項:你要么讓香港永續修憲,重新立約,理順中港關係,否則一國兩制提早宣告玩完,外資大逃亡,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不保,中港雙方到時都必須為此付上重代價!

一如我地香港人冇必要同興趣關心「共產黨今日開唔開心」一樣,「中共俾唔俾你永續」也不是香港人首要關注的問題,我地要關注嘅系到底香港人自己想唔想永續一國兩制,想唔想捍衛香港本土,世界上只有我地系香港人,家,只有一個,香港人自己想唔想保護呢個家,想唔想表態支持永續修憲,呢個先至系我地要關注嘅焦點同努力嘅方向!


非選舉廣告
新界東其他候選名單:方國珊、林卓廷、廖添誠、陳云根、梁國雄、張超雄、楊岳橋、麥嘉晉、鄭家富、葛珮帆、侯志強、李梓敬、鄧家彪、范國威、陳玉娥、黃琛喻、李偲嫣、陳志全、梁金成、容海恩和陳克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