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七日, 一名藩屬派立法會候選人在其社交網站賬戶上, 提出所謂 「理據」 , 試圖證明「永續基本法」的可行性:

我一次過回答中共是否守信用的問題。你有實力,中共從來守信用。你無實力,美國也會反口覆舌。

之後引出的例子有沖繩、尖閣諸島、蒙古等等,以證其「食力論」。

先不論美國是否反口覆舌 — 沖繩作為太平洋的一群島嶼, 在一戰之前已為日本所佔, 而作為意向書的《開羅會議後公告》也表明日本只需歸還一戰後在太平洋所佔島嶼, 反口覆舌在那裏?

「美國反口覆舌說」 這些也放低不管, 這名候選人偷換概念的手法也真拙劣—他提到的例子, 全都是國與國之間的條約或交往問題, 然而, 基本法卻是憲法類文件, 即是國家和國民之間的條約, 這完全是比擬不倫偷換概念的手法。

八月三日, 《聚言時報》上有維尼一文《論全民制憲》指:

所以只要勇武抗爭者眾,不懼拳腳,用自己的方法癱瘓香港金融機關,以玉石俱焚之決心進迫中共,中共是不得不守約。

筆者本以為是藩屬派支持者胡亂說說而矣, 實在估不到就連該派參選代表也會以「食力論」 回答這問題。

鄭立在八月八日在其社交賬戶一語道破[1]:其實寫甚麼憲章之前, 為何不先考慮他根本沒有能夠審查違憲的方法?

中共問題其實不在守信與否, 正確而言, 所有政府都不可信, 那是一個「審查違憲」機制的問題;筆者在六月廿日在有關林榮基事件一文已提到:普通法地區如英美香港等, 則多數由一般法庭以司法覆核方式去處理, 問題是, 中國違反基本法, 理論上就要由由中共黨委指揮的中國法庭處理, 結果自然不問可知。

藩屬派候選人提出 「食力論」 , 首先自行證實了「違憲審查」在 (永續) 基本法中是一片空白, 在看到那位候選人的 「食力論」後, 筆者心中就彈出祖國公投脫歐後, 天空電視台的一段[2] “There is no plan, the leave campaign don’t have a post Brexit plan… the no. 10 should have had one" (沒有計劃, 脫歐派沒有脫歐計劃… 首相府應已有一個)—對於中國政府違憲違反基本法, 藩屬派已表明沒有方法處理, 你們市民自己勇敢抗爭迫中共遵守基本法同憲法啦!

再簡單重覆一次:全世界先進文明國家, 都會先預算國家必有違憲行為, 但沒有一個先進文明國家會要求國民「勇武抗爭, 脅迫政府」遵守憲法, 國民只要把政府告上法庭便可, 而這也是文明先進制度的目的—民和民以及國和民, 無需使用武力, 只要用和平文明的手段 (即告上法庭) 維護自己的權益。而中國, 是沒有這機制, 永續基本法沒有解決這問題。

好了, 到「鳩做」的問題:在研究這問題之先, 讀者們請先暫時無視先前所說有關「永續基本法」" 和 「食力論」的本身的問題;「鳩做」者,「為做而做,更指做了出來反而會有損民氣的行動」[3], 筆者五月七日在《聚言時報》《回時來風:基本法就是騙局》已提到:要補充 2047 大限問題, 藩屬派經常誤導市民「永續基本法, 保著你層樓」 , 但事實是, 首先, 保證香港私有財制度五十年不變的, 對不起, 不是基本法, 而是 《英中聯合聲明》第三段之第五及第十二條 (所謂「永續基本法, 保著你層樓」 的謬誤, 可參考上文, 再簡單的, 可以翻看有線新東選舉論壇) 。

保障香港私有財制度以至生活方式等等, 有《英中聯合聲明》和基本法, 基本法是和和平佔領七十九天中共也不屑一顧的香港市民所立的約, 而英中聯合聲明就是和剛通過在未來卅年 (筆者個人認為是) 浪費二千億鎊[4] 更新核武的核武大國。

按「食力論」 , 中共只會遵守和「食力論」的對手定下的約定, 問題來了:中共不屑一顧的香港市民還是核武大國有「食力 」迫使中共守約?再將問題問得直接一點:英中聯合聲明和基本法, 按 「食力論」 , 中國 (更似) 會遵守那一方?大家心中有數吧?那有個中國 (更似) 會遵守的卻不去續, 卻要香港市民博命去要求中國續那個它根本無意遵守的, 那還不是「鳩做」是甚麼?

永續基本法的邏輯?

最後, 在維尼在八月廿七日在 貴報一文《有一點,我肯定港獨原教旨主義者是無法回答的》 , 作者提到:

一國兩制之所以失敗,是源於香港人沒有真正捍衛的決心…

筆者終於看到藩屬派的一點邏輯:永續基本法後,如中國遵守基本法, 證明藩屬派理論正確;假如中共不遵守基本法呢?那就把責任推給香港人, 因為香港人沒有真正捍衛的決心 — 再簡單化為六個字: 公我贏, 字你輸。對此, 筆者只能說: OK, YOU WIN , 你自己玩晒佢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