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共政權不准校園出現「港獨」呼聲,一眾教師紛紛自我審查。其實,當犯婦人 (即范徐麗泰) 說「自決」是「港獨」的美化詞時,「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距離「港獨」還會遠嗎?只有愚昧無知的人才會相信按《基本法》照本宣科會安然無事,看看台共謝雪紅的下場吧,主張「台人治台」就是「台獨」!很可惜,香港教師歷史知識貧乏,部份甚至強不知以為知!

對內噤若寒蟬,對外則依照教育局定下的主旋律起舞,儼如扯線玩偶。送學生往「一帶一路」交流團、主任級以上教師天未亮上大陸接跨境學童到校參觀、開口閉口 STEM 和電子教學,教師成了導遊、經紀,什麼傳道、授業、解惑,通通不及一個「錢」字重要。這就是我們的老師,試問其如何能作為下一代之表率?

民國時期,有一梁漱溟,未有進過大學,未曾受過師訓。北大校長蔡元培破格起用他講授印度哲學,全因他所寫文章《究元決疑論》,而非學歷。梁入北大,立志為孔子釋迦抱打不平。此一念頭,下迄「文革」仍未有絲毫改變。「批林批孔」熾烈的時代,梁依舊堅持一貫立場,向隨波俗流者大聲疾呼:「三軍可奪帥也,匹夫不可奪志!」梁卒之贏得「鐵骨錚錚」美譽,為人師者理應如此。

一味「跪地餼豬乸」,還要玩弄陰謀詭計,搞山頭主義,不免令人想起金庸小說《笑傲江湖》中的「五嶽劍派」。同氣連枝是假象,勾心鬥角是本質。「五嶽劍派」最後在能人被排擠、賢人被壓迫下一蹶不振,香港教育界恐怕亦會得到相同下場!